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双叶/年下】兄控你秋弟

   我和叶秋是在大学认识的。当时他是学生会主席我是秘书长,一有活动就凑在一起苦巴巴地干活,再加上又同班,不时帮忙应个到打个饭什么的,一来二去就熟了。叶秋身上有种肃然稳重的气场,冷静从容特别可靠,江湖封号“人民的老干部秋哥”。

    但是这家伙是个兄控。只要一牵涉到他哥,整个气场就碎成渣渣,每回我都能被这奇妙的变化震得目瞪口呆。

    有一回,大一还是大二期末考吧,下午的专业课考试上午我们扎堆复习,间隙叶秋喝口水,瞟了一眼手机,然后腾地站了起来就要往外冲,没错,那姿势绝对是要冲,书啊笔记啊什么都不要了的样子。

    我吓了一跳赶紧拽住他衣摆往回扯,叶秋眼睛亮得能飙出十万伏特,用一种极力压抑的狂热语调说他哥在某市比赛,破天荒头一回给他发了照片,反正某市那么近,不如现在就去吧……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近?某市离我们这600多公里,你特么在逗我?!

    然而叶秋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只是带着笃定的微笑飞快滑动着界面查航班。

    不哥你想清楚这不是可以水掉的课啊!这是考试啊!你想清楚啊你去了就补不了要挂科的啊!

    “没关系啊下学期重修就好了。“叶·国家一等奖学金·秋微笑着说。

    然后他摩挲着下巴用商量的口吻说:“要不我找辅导员拿个假条,然后跟老师说我弟弟小点病危了我得赶回去所以下次再补考?“

    噫万恶的特权阶级。等等你这样咒你弟弟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反正这么多年小点都活蹦乱跳的,从小到大我都用小点死了为理由逼我哥回家,结果他每次都不信。”

    夭寿啦我好同情你的弟弟!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叶二?拿自己幼弟的死亡当借口追大哥?还有你弟这是得心多大才能活蹦乱跳地活着哦……

    这时叶秋他哥给他发了条信息,大概意思是下一场轮到我们在的市,如果弟弟还在期末地狱煎熬的话他可以过来嘲笑一下。

    然后常人面前不苟言笑的叶秋主席走路都小步跳了起来。感觉下一秒这人就要吼出“今天在座的外卖我包了”或者“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嘿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了,我现在装不认识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挺急的。

    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么?naive.

    为了让他哥多陪他几天,这个人丧心病狂地去参加了好几场别的院系的考试,哪怕是微积分线代也甘之如饴一马当先。

    我是服气的。不说了,99,99。


双叶生日写双叶!虽然已经肝得过了时间orz

老叶我爱你啊!多少岁我都爱你啊!

叶秋你也是不容易的(笑)

总之二十岁快乐啊两位。




评论(8)
热度(100)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