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楚子航父母】愿无岁月可回头(下)

楚天骄X苏小妍 AU,微量楚路

        楚子航终于再见到男人,在覆着国旗的棺木里。男人闭着眼睛躺在里面,英挺俊朗的脸苍白,面无表情,看上去竟有几分威严。遗像是从警时的档案照,男人穿着他们从未见过的笔挺警服,面对镜头没什么表情,跟楚子航自己的证件照有些像。

        那双黝黑眼睛里有一只狮子,它威风凛凛,勇敢又从容,一腔热血在厚实的皮毛之下奔涌不息。

        男人毕业于全国最好的警校,精通侦察射击搏斗,毕业后放弃优渥的管理岗主动打报告去了缉/毒/前线。他完美伪造了一个无业而懦弱贪婪的小青年形象,一步一步深入毒/窟核心,及时发回大量情报,协助抓捕击毙了三个国际毒/枭/,“为国家和人民做出极大贡献”。他严密冷酷地计划好了人生每一步,只有一个最美丽而又最痛心的意外。

        所幸这意外未至酿成大祸,已被另一方干脆斩断。美丽的妻子哭得浑身都颤抖,但还是决然要离开。她说,我可以忍你无业,忍你唯唯诺诺,唯独不能忍受毒。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但我并不抱歉。你既然不愿放弃这东西,那我会忘了你,也会教子航一起。

        真好啊,男人偷偷想,他的姑娘就是最好的,做事干脆利落,三观根正苗红。于是他压着心底的难过,压着疲惫,当夜便开了九百多公里,送他此生最爱的两个人远走高飞。

        还好那时他只是一个小角色,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敢在机场停留,放下妻儿,叮嘱了小男孩一句要每晚给妈妈温牛奶便疾驰回程,开到下了高速拐进一处乡镇的土路才停下来,点了一支烟。他只有一支烟的时间可以难过。

        回去以后男人把所有合照都烧了,那时是1998年,电子产品并不普及,纸质毁起来容易很多。想念到心口发疼的时候,就涂一张素描,盯它看十分钟,然后烧掉。

        楚子航后来拿到了唯一一张没有被毁掉的素描,那张素描被血浸满了,还有弹孔,可他还是辨认出了上面画的人,穿着仕兰校服的高三男生站在小阳台,戴着耳机练习英语听说,目光幽远而孤独。男人其实偷偷来看过他们很多次,每一次都效仿当年夜奔,先在周边选一个长远不定的点,再租车、坐大巴或坐火车当天往返,掐着十分钟就必须离开。这一张被男人贴身放着,因为最后一个大任务马上要结束,他终于可以结束接近二十年的潜伏,重新回到阳光下,用他真正的样子拥抱妻儿。不,他甚至不奢求一个拥抱,毕竟他的妻儿被那个他嫉妒得发狂的地中海老板照顾得不错,他不想打扰他们,只要能够远远地看着,尽情地看,画个十张二十张素描光明正大挂在家里,就足够了。也许哪一天,上天垂怜的话,他可以装作一个单纯的体育爱好者跟儿子搭讪:“嗨小伙子,你球打得不错啊,要不要和我打一场?”

        可楚天骄最后也没等到这场单方的重逢,他满身是血地死在了日出前最后一刻的黑暗。警察们鱼贯而入,名单上的大鱼一个没少,这场行动的最大功臣已经停止了呼吸。

        轮到楚子航上去跟他告别了。他没有其他情绪表示,只是深深注视着男人。

        他从没有好好看过自己的生父。

        殡仪馆外磅礴的雨声传入耳际,楚子航动了动唇:“爸爸,下雨了……“

        我好想你。

        高三男生在心里说,你想照顾的,我会帮你照顾好……无论是妈妈,还是这个国家。

        他走到门口,意外看到站在门边的母亲。苏小妍秀气的鼻梁上架着墨镜,一身高定成衣,青葱般的指间却夹着一支廉价香烟。“没事,”她淡淡地说,“他骗了我那么多年,我想看看真实的他是什么样子的。”女人说着,姿势优美地吸了一口,旋即呛得掉出了眼泪。她挥开儿子的手,笑笑说:“没事,妈妈只是不习惯,你先去跟司机说一声,让他等一会,妈妈要缓一缓。”

        楚子航听话地离开,假装没有听到身后极细微的抽泣。在烟雾阻隔视线前,母亲眼里早已盈满了几近溢出的泪水。

        天光已然大亮,火车仍在哐当哐当地前进,楚子航父母相遇那个边陲省份的标志性植物已经进入他们的视野范围内。

        “……谢谢你听我讲完。”楚子航说,“离到站还有几个小时,可以补一觉。”

        路明非站起身,向自己的铺位走去。走了两步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回头,楚子航已经拿着瓶子去接水了。

        “师兄你爸爸很棒,”他低着头说,“但你可别学他做孤胆英雄,太悲情了……要去的话,我跟你一起,you jump, I jump 咯!”


BGM:《不老歌》-银临

这篇文的架构三年前就定下来了,后来楚路淡圈就搁置了。

可是5.20那天听着这首歌,突然就想,给楚路写点什么吧。

然后就肝到了现在,5.20-5.21-5.22

谢谢你们阅读到这里,请给我评论2333

有缘再见( ̄▽ ̄)

评论(5)
热度(59)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