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四)

温情的事是真的,聂和瑶同框也是有原型的……还有江澄其实带了耳机。

  

      数学用的金陵的模拟卷,还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金光瑶亲自操刀出题。江澄对上第一题,自信心就被轰了个灰飞烟灭。一套考下来只觉得生无可恋,偏偏他还是数学科代,还得从那一个个哭爹喊娘死活不肯交的手里拽过答卷,捋成一沓抱上办公室交。

        目睹了江澄一脸阴郁收卷子的全过程,魏无羡暗暗在心里点评:噫,气势直逼石壕吏。他轻巧一撑蹭上桌坐着,晃荡着腿跟蓝湛聂怀桑他们讨论题目,还留了些眼角余光分给门口动静。等游魂一样的江澄回来,魏无羡有意逗他,便轻佻地吹了个口哨,惯常地招呼道:“走啦江澄,去跑步?”还晃晃腿。

        江澄阴着脸颔首,收好东西转身就走,也没等他。

        两人一前一后地磨到操场,江澄扔下书包,直直上跑道就疾冲起来。魏无羡慢条斯理去一侧指纹机那边打了卡才追过来,嘴里喊着:“喂喂,师妹……”江澄跑得越发快了,一下子把魏无羡拉开了一大截。魏无羡也不急,就这么由着江澄发泄,等那人脸色稍霁才黏上去,信手拈来一则传奇说给他听:“哎你知道温情么?就我们前几届一个学姐,阿姐的同学。以前数学同怀桑差不多,高三寒假的时候把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练习册全刷了一遍,然后成绩就飙到跟涣级一个等级,从此没下过140。”

        江澄一直不太明白魏婴哪里来的这么多无穷无尽的小故事,比如蓝湛无论多难的古文都能满分是因为在他们家犯小错就会被罚抄《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类似叠被子不整齐这种错,要是到了忘了关灯这级别的就得把先秦诸子的著作都誊一遍。“此中有真意,”魏无羡故事说完了还要模仿蓝忘机那种淡然的语气总结道,“欲辩已忘言。”

        再比如前段时间老师们北上兄弟学校交流备考经验,欢迎仪式上南北两校领导照例要轮流讲话,结果聂明玦主任一米九的大汉往人家副校长金光瑶身边一站,硬生生把一个倜傥才俊衬出了娇小玲珑的意味。更尴尬的是,聂主任讲完了,金副校长上去,支架调节却出了问题,高出他一个头直愣愣地戳那儿,看起来不像是让他演讲,更像是让他量身高。关键时刻还是一个叫苏涉的主任反应过来,上去把话筒取出交给金光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撤走支架。金光瑶很好保持了嗓音的平稳,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等到他和聂明玦一同下台时金陵本校的论坛里早已传遍了现场照片。虽然五分钟后网上所有相关的帖子就全数被人工蒸发了,这件事也被掩藏得极为妥当,发帖的据说全部被叫去谈话勒令守口如瓶,金陵那边集体沉默,云梦这边直接就一点风声都没有。然而神通广大的魏婴不仅知道这件事还拿到了照片,此刻他一边保持高速跑步一边拿手机给江澄看。

        “手机拿稳点别摔了,摔裂了我可不借钱给你修。”江澄嫌弃道,“少说点话,风往喉咙里刮你不难受吗?等会难受起来没谁能救你。”

        但其实江澄喜欢听魏无羡东扯西扯挤眉弄眼。高三生活太压抑,被分数顿挫后积压起来整个人都阴暗得不行,但是每天下午这么跟魏无羡一起跑步吹水以后心情就会好起来,他也说不出个中缘由,大概只能归结为魏无羡有毒。

        两人压了腿,到后门搭公交回家。路过报刊亭魏婴习惯就要上去翻翻,看中了就要把一本漫画带回家。江澄拉不住他,又不能眼看着罪证败露魏婴被打断腿,最后还是帮着把漫画塞进魏婴校服裤袋。啧,还好买的是柯南,还好校裤袋子够大。一时没看住魏婴又蹦去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江澄提高声音道“你回家别又吃不下饭”,魏婴不在意地应着“放心啦保证不让虞姨看出来”,两人又惯常地拌嘴,一面分食那几只丸子一面等公交车来。恰好一个无赖一个毒舌,拌嘴也拌得旗鼓相当。

        公交摇摆着穿街越巷,江澄用一种仿若新生的眼光打量车窗外的街景,人们形形色色,天色依旧蓝的畅快。江澄侧头,身旁魏无羡挂着耳机在听歌,眼里深深浅浅。他若有所感地转头,对上一脸探究的江澄,取下左耳机递过去,笑得灿烂:“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没带耳机……要听吗?”

        “是啊谢谢你你真是善解人意啊魏无羡。”江澄敷衍道,接过耳机塞上。耳机线不是很长,两人必须挨近些,偶尔会碰碰撞撞略麻烦,但这都比不过它所带来的好处。

        他忽然想起一句诗来。

        “云雀、云雀,飞向银质微尘飞散的天空。”




评论(8)
热度(44)
  1. 狂歌需纵酒GPA不到4.0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