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剑三】大寒夜(二)

剑网三吧@逆袭的美洲狮《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衍生。

CP古河→无量,圈地自萌,OOC见谅。关于帖子的安利请直接拉到本文末尾。

    无量看着古河话说完又恢复到冷冷淡淡的样子,直愣愣看着前头分明是在想事情,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他握住古河双肩用力晃了几荡,嘴里喊着:“咳,回魂了!喂,喂,听得见吗……多大的事啊,把你这魂都给勾走了?”

    古河回过神,镇静地拍拍他的手示意放开:“没有。”

    无量啧啧啧:“真是,孩子大了不听话了,真该给你弄面镜子瞅瞅自个刚才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哎,兄弟都走了呐,还走神呢?”

    “说的跟诀别似的,”古河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嗤笑一声,“一周不到还不是要我给你接风。”

    “嗬,小伙子,听着很不乐意嘛!”无量捧心,“我当初怎么就走了眼,摊上这么个兄弟,唉哟还有没有王法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喂……”

    古河终于绷不住破了功,索性放开,眼角都笑弯了道:“行了行了,从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演。差不多了啊,还是你继续演,我给你改个签?”

    无量听这话知道时间差不多了,麻溜儿起身推门往外走,一手大衣一手拎包倒也虎虎生风。古河按键给他开了后厢,也合门下车。后头无量取了箱子正合着车盖,古河便上前帮把手,看着那盖子“哐”一声合得严丝密缝。

    “快进去吧。”古河顿了顿,说。

    “嘿我算是看透了你小子了,净想着撵我走,怎么地,又打我家宝贝闺女主意?”无量笑骂,“不成我不放心,你得立个军令状,一个都不能吃!要又吃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这张馋嘴!”

    也就你把金橘当闺女,古河腹诽,毫不在意地应:“哦,怎么整治?”

    无量恶狠狠道:“给你买一卡车,不吃完不让走,保证你下下辈子都不想再吃!”

    古河轻飘飘丢下一句“来”,激得无量眼一瞪作势掏手机:“嗨呀你还不信了?我现在就给你订,哼,年末还有特惠呢,用桔子把你小子的房间给堆得满满的,塞满,不,淹没……”

    斑斓的警灯忽然冲这边照了过来。哇啦哇啦的喇叭里传出声音:“那边的旅客和家属,那边的旅客和家属,麻烦您二位挪前些话别,挡着人后头了……”

    无量忙扬声回“马上马上”,敛起神色一合手机,伸手去拉行李。古河也就站着看他,从头发一寸寸往下扫,眼窝、鼻梁、薄唇、喉结……冷不防被抱了个满怀。耳旁是无量难得的正经煽情:“谢了,好兄弟……别太担心我。”古河被这超出意料的发展震得愣了愣,就这么呆站着由他抱。温热的躯体紧紧贴着自己,耳旁语调却转向了调笑:“哎,不是,就这么舍不得?乖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语毕还安抚地摸他的头。

    “滚。”古河回答。

    无量大笑着直起身,冲他潇洒地挥挥手就进去了。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像是要尽可能快地把这座城市连同一些两难的痛苦抛在脑后。古河也不急着走,把车子开到前面一处决计不会妨碍别人的位置,低头点了支烟。他沉吟片刻,摘了眼镜,透过半开的窗看着稍远处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冬季寒冷的夜风挟着凛冽的劲道打在他脸上,有些刺痛。

    无量是真的挺喜欢云图。古河回想“孩子大了不听话了”,“乖啊”,还有那个摸头的动作……这些都是云图喜欢的口吻小动作,以前的无量并不会这样。随即古河又控制不住想到交警说的“家属”,还有那个拥抱。他还清楚记得无量抱过来时的触觉,有冲动也抬手牢牢环一团空气……不能再想了,古河碾了烟,一打方向盘调头回去。某处硌得疼,得赶紧回去处理了。

看原帖的直接点帖子名,设了超链接来着,应该能用。

我第一次看到那篇帖子是在2016年末尾,文风挺有趣,真的。然后期末的时候又刷了一遍。楼主笔下的每个人都活灵活现。当时特别喜欢古河,又被古楼的小互动萌到不行。讲真,这两人的做事风格其实有不少值得思考学习的地方。

当然楼主最可爱的地方是他居然会自己去扒衍生的同人文看2333

要是哪一天楼主能看到这篇小文,我无以表达兴奋之情,大概就只能把6000+的存稿全部丢出来了……对没错全是古河斜杠楼主的哈哈哈哈哈(住口)

正经地,祝楼主和云图姑娘现实幸福,云图姑娘我想看你写的古楼文www

关于这篇文,其实是从存稿里选了一部分作为2.14的混更,看标题就能看出来。其实还是略崩坏了,最近要是能有空复习原帖的话大概会顺手修一修,感觉没那么崩坏再把别的部分放上来。

评论(12)
热度(3)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