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三)

    江澄凝眸思考。江澄提笔。江澄奋笔疾书。江澄骤停。

    他内心很是狂躁,甚至有点想冷笑,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声缓缓逼出的:艹。

    主观题还勉强可以瞎扯填满聊作安慰,客观题那真是看什么都像对的又看什么都像错的,单选全部至少有两个像对的,多选那就干脆都像是错的。

    江澄写得步履薄冰,沉浸其中战战兢兢,最后看破红尘不知今夕何夕。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面无表情把自己卷子交了又下来帮魏婴把卷子拿上讲台的江澄如是想。

    科代们一面手忙脚乱一面声嘶力竭喊着“别写了交卷了!分开收!”“老师要去吃饭了你们快点交啊!”“答题卡放这里,政治放这里……”“别拿答案啊等下统一发!会乱的走开啊!”,一部分站讲台周边的勇士趁机浑水摸鱼抢答案来对,剩下的都闹哄哄讨论着题目,教室嘈杂程度一时能与周一至周五12:15的食堂匹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言不发坐着的江澄显得尤为遗世而独立。

    哎,又要靠羡羡拯救晚吟了,阿姐你得给我的盒饭加碗莲藕排骨汤啊。魏无羡想着,猛力蹦起来,重重压在江澄身上:“中午吃什么?都城?密闭时间?慧华拉肠?还是烤串? ”听着他甜甜蜜蜜的语调,江澄的注意力或多或少也被转移了。他勉强打起精神,很配合地开始思考午饭着落,但面上还是要呛一呛魏婴的:“呵,吃什么烤串,第二天口腔溃疡别给那儿吱哇乱叫……吃M记。”人在心情不算好的时候会不由自主降低一些行为标准,今天中午的江澄要放纵自己吃一些虞紫鸢明令禁止的高热量垃圾食品。

    “说得跟M记就不上火一样,妈的智障。”魏无羡微笑,欢欢喜喜地勾着江澄往外走,“走啦师妹!”

    “师妹你个头!”

    然后他们很快感受到了,在周六中午去挤密集量达到顶峰的麦当劳的酸爽。暂时对此一无所知的两人相互挤兑着走出校门,被巨浪般的人潮挟卷着过了马路,又在麦当劳挤得五官变形晕头转向,终于千辛万苦地领到自己的一纸袋套餐,高喊着麻烦让一让挤出人群,终于灰头土脸地逃回学校。

    江澄本意是去饭堂或者小卖部,但是久经风浪的魏婴语重心长地告诉他:饭堂不让外带,要是被一两个游荡的饭堂阿姨看见,少不了一顿说教,没收也是很大可能的。而小卖部,名副其实的小,寥寥几张长桌椅上早已坐满了吃外卖的人。最后,魏婴七拐八拐,带他进操场上看台。

    看台上很空旷,往下看是青绿的足球坪和一圈圈跑道,还有稍远一隅的健身器材。中午也没什么人,恰逢今天又是个好天气,看起来很是广阔。江澄喝一口可乐,咬一口汉堡,嚼嚼嚼,心里稍微好了一点。旁边魏婴挥舞蘸着酸甜酱的鸡块,语重心长地说:“晚吟啊,做人最重要是开心,你看你,”他伸手去抚江澄眉间的褶皱,“综合过了就过了,你还有数学嘛。”

    江澄不语,内心的小人骄傲点头。

    “……数学肯定比综合还要惨啊。”

    江澄想把他踹下去,就现在。



祝大家单身的早脱团,脱团的请吃饭幸福走下去w




评论(4)
热度(42)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