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二)

新春大吉呀大家~

        英语科代刚把答题卡答题卷搜罗上去,史地政的科代就搬着一堆卷子下来了。文综卷子本来就页数多,再叠上三张答题卷和答题卡,一时满教室大家都在手忙脚乱地理卷子。折好了填完信息就赶紧开始写题,趁着喇叭还没开始响。毕竟云梦附中有一个奇怪的定律:考综合的时候,理科班的老师们有时会开喇叭通知试题更改,一旦通知,那有极大可能是接二连三的。关键点在,文理科班的喇叭是公共的。两文科班挨一起,有什么更改老师下来走一圈就行,完全不需要动用喇叭。所以考综合时开喇叭,必定在播报理科更改,而且往往物理改完生物改,生物改完化学改……对奋笔疾书的文科生们无疑是一种凌迟。而这次周测不幸中招了。

        江澄艰难地在一大堆刚毛参数blablabla干扰下默出大段政治,还要小心别把听到的东西写到政策方针里面去。旁边魏婴居然饶有兴致地托着腮听:“嘿我还记得一点,啊这个不对,惨了我听不懂了……”逼得江澄痛苦地砸笔:“魏婴闭嘴!”

        魏无羡算了算时间也该写题了,就乖乖地噤了声。

        既然提到了,那就继续说说这云梦附中的文理分布。

        云梦附中是传统的理科强校,虽然它文科也是傲视群雄的存在,但是毕竟只有两个班,这就导致了——在悬殊的比例面前,文科班仿佛一个平行世界,世外桃源。

        曾经有外校来参加义卖的小学妹,以“学长你们学校到底有没有文科呀“为由头向魏婴搭讪。那还是高二的时候,小学妹羞涩可爱,魏婴容姿更是讨人喜欢人见人爱,两人站在一起还是非常美好的——直到魏婴轻笑回答”有呀,我就是文科生呐“。小学妹惊叫一声,捂脸落荒而逃。

        丈二摸不着头脑的魏婴略纳闷地去趴江澄背:”我的回答怎么了吗?那个学妹怎么一副,听说她们那届数学是温若寒出题 ,的那种表情。”

        ”我怎么知道。“冷眼旁观了整场的江澄冷哼,心道让你笑那么灿烂,伸手去拽魏婴,试图把他从自己身上弄下来。没想到魏婴变本加厉,原本只是上半身趴在江澄背上,这下直接伸手搂住江澄脖子,手脚并用往上爬。

        惊得江澄直接骂出了声:“卧槽魏婴你他妈干嘛给老子滚下来!”

        魏婴人紧紧跟他贴着,挣扎着能爬高一毫米是一毫米,口里还在笑嘻嘻地跟他讨论:“哎,师妹,你说要是我们这届真是温若寒出题怎么办啊,听说他姑苏、岐山、清河卷都出腻了,要来染指九州卷了……妈呀我好慌啊。”

        “慌你妈!给我下来啊魏无羡!”江澄都爆出青筋了。

        魏婴充耳不闻:“我妈在国外呢,她才不会慌。听说温若寒还说,九州卷以前的数学太基础了,是时候让九州卷的考生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数学了……妈呀我真的好慌,不行江澄我要抱紧你……”

        “抱紧你个头!!!”江澄放弃跟魏婴沟通了,死命扯着魏婴校服一角往下拽试图把他扯下来。魏婴见此当然不会乖乖就范,抱他脖子抱得更加紧了,脸紧贴在江澄颈侧,任它随着两人动作蹭来蹭去就是不放松,唇蹭上去好几次都不肯放。

        突然楼上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大吼:“你们俩他妈的在干嘛?!”两人一愣,齐齐抬头向上看,脸色都变了的蓝启仁和神情微妙的蓝曦臣正看着他们。

        魏无羡脑子里飘过一行大字:[成就:蓝启仁爆粗]get√哦嚯!简直有生之年!

        好嘛,江澄心如死灰,两个级长都齐了,是不是可以召唤神兽了。

        蓝启仁简直要昏过去了。魏无羡也就算了,他没指望把这小子带回正道,这下江澄都给带坏了,而且他们还要在大庭广众下乱来!这可是一楼啊,东教楼梯口啊,值日行政巡逻必经路线啊,还正对着摄像头!看看,魏无羡半个肩头都露出来了!刚两个人还耳鬓厮磨,找死啊!他一阵急怒攻心,正要大骂,这时蓝曦臣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和颜悦色往楼下吩咐道:“下次注意,赶紧回去吧。”那两人连忙作鸟兽散。

        蓝启仁脸色铁青地转向蓝曦臣,正要责问他有何用意干嘛要包庇这两个小崽子,蓝曦臣示意他往西教看。蓝启仁带着怒火将信将疑往那边看,看到正向这边走来的副校长温逐流那一刻,怒火都化作了冷汗。要是让温逐流知道,高三都考完一模了,高二学生一点不紧张还在嬉闹,闹得还那么大,高二级指不定又被骂个狗血淋头。

        一旁蓝曦臣娓娓道来:“看那温逐流的步伐如常,应是没有注意到的。况且今天既是周六又是义卖,整个教学区都很热闹。不过,我们两人一起杵在这也不大对。保险起见,我去一趟监控中心,回头见了,蓝级长。”话毕他含笑跟蓝启仁道别,款款向监控中心方向去了。

        蓝启仁尴尬地站着,想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下楼,迎上温逐流招呼道:“温校长。”

        “蓝级长。”温逐流点点头。

        “哦,我正要去看看他们的义卖,温校长要一起吗?”蓝启仁心里有个小人狂叫着不要不要不要。

        温逐流如他所愿的拒绝了。“我只是经过,”副校长认真地说,“看起来做得挺好。”

        这话听起来诚恳无比。蓝启仁目送着温逐流离开,陷入了思考。 


评论(9)
热度(37)
  1. 璇璇GPA不到4.0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