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羨】白驹录(一)

假如有校友认出了什么请别扒我马甲万分感谢(猛虎伏地)


        魏无羡一手握着豆浆一手拎着叉烧包和全家蛋饼进来的时候,英语周测已经开始十分钟了。他一脸从容地从前排两个摄像头晃过,从满教室低头写卷子的人面前晃过,晃到位于后排中间摄像头正对着的座位,不紧不慢地把早餐放下。

        同桌刷着题的江澄眼神死地冲他比口型:“都快高考了你还这么晚来……”

        “今天周六啊晚吟,”魏婴一脸老大哥教你人生道理,“而且不是考英语吗,怕什么……哦哦哦我一直以为是七点半开考。”

         “妈的英语都考一年了你还不知道,而且这一年都是周六测英语,装什么装。”江澄吐槽。

        “所以我这一年都是在外面吃完早餐才过来啊。”魏婴笑眯眯。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江澄默:“……你还真是善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承蒙夸奖~”魏婴哼着小调开始往答题卡和答题卷上填名字考号,顺便用手肘把豆浆和早餐往江澄那边推了推,“你今天是不是又只吃了一个蛋就过来刷题?别那么拼啊江澄,喏,给你买早餐啦,趁热吃,别凉了。”

        你懂个屁,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大压力。江澄恶狠狠地想。可看着冒着热气的早餐……心都跟着一起被蒸软了。

        江澄突然很想跟魏婴说点什么。

        但是,等他扭过头去,魏婴正舒舒服服把一沓卷子枕在下面,只露出半边脸。

         “江澄我昨晚刷同人刷得有点晚,先睡半个钟补补眠,蓝启仁来了叫我。”厚颜无耻的魏婴如是说,然后头一偏眼一闭就会周公了。气结的江澄只好扒拉出蛋饼狠狠咬了一口,担心毛线啊反正魏婴一个小时就可以随便刷完,他不在意成绩我管那么多干嘛,吧唧又咬了一大口,憋着气又开始写阅读。

        睡了不到十分钟,魏无羡就凭借着分外敏锐的动物直觉惊醒了。迷迷蒙蒙地转头一看,级长蓝启仁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教室,正在离他们前两排的位置怒斥一个学生:“你居然还喝东西?把英语周测当成什么了,啊?我跟你说,你这样的学习态度是不行的……

        吓死了还以为他在训江澄,魏无羡心有余悸地偏过头,哎不对,“妈的江澄你干嘛不叫我!我快被吓死了!”

        江澄转过来,嘴里塞得满满的,不时压低身子到桌下喝一口热豆浆,看着蓝启仁走近又不敢动了,高度紧张吞咽着同时含含糊糊地说:“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唔唔唔唔(我也没发现好吗差点把我笔都给吓掉了)”

        看他艰难的样子,魏无羡总算良心发现:“师妹别呜了快消灭证据,你这样要是卡住了就惨了。”

        谁他妈是师妹。江澄在心里呸,努力把早餐吞下去。

        磨着磨着蓝启仁终于走了,魏无羡如蒙大赦一头倒下去就睡,旁边江澄继续一边和早餐作斗争一边写题,啊豆浆还是很烫。

        然而不到十分钟喇叭里就传来了蓝启仁标志性的开头:“喂喂……同学们好啊,今天检查了各班的英语周测情况,啊,很不理想,有的同学在吃东西,有的同学随便进出教室,还有同学在打闹,我们从摄像头还可以看到有同学在睡觉,啊……”

        被搅得没办法睡觉的魏无羡一脸低气压地爬起来写题。然而蓝启仁的大嗓门还是极为突出地标榜着自己的存在,教室里一片怨声载道,“好吵啊”此起彼伏,江澄已经快炸了,徒劳地捂着耳朵,一脸“我也很绝望但我还是不想放弃治疗”。没想到蓝启仁就说个没完了,这样一直就说到了九点,好的收卷了同学们交卷啊。

        魏无羡一脸冷漠朝着喇叭方向比了个中指,江澄破天荒地没有阻止他。

评论(12)
热度(61)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