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八)

        他在半梦半醒间听到了钟声。

        那声音悠扬而克制地响了三下,代表七点半到了。按它本身的意义,这时云梦附中所有的学生都应该坐在教室里,尤其是高三狗。魏无羡从轻盈爽利的好眠中醒来,留恋地消磨掉这种舒适的最后一丝余韵,才不慌不忙睁开眼。

        江澄做了一个长梦。梦里他和魏婴因一些陡生的惨烈变故而分隔,最终形同陌路,一别两安。细节已经模糊,但入髓的孤冷和痛楚还未消散,几乎像是真的发生过。江澄深深陷在余悸里,醒来竟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手表,也没有掀开缠抱在自己身上的魏婴,只是对着那人无知无觉的面容沉思。直到钟声把他拉回现实,魏婴也终于大发慈悲睡醒了。

        江澄骨子里仍对云梦附中的规章制度怀着敬畏,一言不发翻身下床去洗漱。云梦附中的管理大体上放羊,对出入迟到却分外执着。按往例,迟到者被行政领导抓到是要点名批评的,尤其高三学生,除了钉在全校训话和年级公告栏双重耻辱柱,还要接受蓝启仁使人烦不胜烦的车轮式广播批评和蓝曦臣使人羞惭不已的春风化雨式训诫。他急速往牙刷上挤着牙膏,面前镜子里映出了一张悠然的笑脸。魏婴站他背后拎着牙刷杯子,一点都不着急:“别方别方,这不还没上课嘛……”

        江澄知道魏婴对云梦附中条条框框的不屑,日常嗤一声“是是是你还有大把时光”,泼水胡乱抹了把脸就往外走。他到桌前把没刷完的题同面包牛奶团进书包,又灌满了水瓶,喊一声“魏婴你赶紧”就先出门了。今日大概流年不利,江澄下到二楼时自楼窗瞥见了德育主任聂明玦,聂主任正从楼下经过,按原定速度下去就会正面杠上。他只好先停一停。

        期间魏婴收拾好了又把门锁上,蹦蹦跳跳赶上来,哥俩好地勾他脖子:“怎么样?”

        江澄烦躁劲上来把人扒拉开:“撒开老子!热死了。”

        两人走到教学区时一片空寂,连原本守在东教梯口的值日行政也不见踪迹,只有早读结束的铃声在上空瘆人地飘着。看来确已很晚了,江澄暗暗松了口气,自律又鞭着他唾弃自己的堕落。能快一点是一点吧,他抬步正要朝东教楼梯上去,魏无羡连忙一把拽住他手生生拖停。不解的江澄正要发作,魏无羡谨慎地朝四周望,机警的目光来回逡巡着,努嘴示意江澄往南楼看。

        温逐流正伫立南楼大堂中央,监测着整个教学区的动静。耳旁魏婴喃喃:“妈的温狗太狡猾了……”江澄看这副架势也是叹为观止。东教楼梯口特意留空,引诱迟到的学生从那里上去。迟到者为钻空子沾沾自喜,殊不知背后,南楼中央的温逐流正看着他们。警告过后有些人会惊慌失措乖乖停下,但肯定也有人会负隅顽抗,妄图仰仗奔跑的速度混过去。可惜这瞒不过东教楼梯的摄像头,而温逐流马上就会去监控中心调记录。

        然而这难不倒油滑得跟泥鳅似的魏婴。

        “走这边!”魏无羡拉着江澄压低身子,在中央广场上花花草草的掩护下迅速冲到初中部所在的西教,双双背向温逐流跑上楼梯。他用气音跟江澄解释着:“……万一被抓到我们就装高一的,反正他也认不出来。”温逐流此时恰好偏头往东教那边看,毫无知觉。

        两个人上到二楼顺势经南楼过去,堂而皇之从温逐流头上溜达回了东教。魏无羡得意地朝着楼下一无所知的温逐流略略略。江澄一旁看着,也忍不住发笑,又赶紧绷住。

        温逐流这时倏地抬起头,仿佛有所察觉。两人赶紧半蹲下来,迅速摸回东教去。接下来一路顺畅,课间老师们不在办公室就在课室,出来打水的学生也没几个。两人蹑手蹑脚潜回班里,悄悄推开后门溜进去。

        讲台上罗青羊已经开始讲课了。江澄半弓着回到座位,赶紧拿出练习册和卷子铺开在桌面,脑里还在回想着刚魏婴领着他斗智斗勇的经历,真是好一场荡气回肠的游击战……他无声地笑出来,又一窒,低头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听讲。

        罗青羊紧接着看见后面大摇大摆进来的魏无羡,司空见惯地笑着摇头。魏无羡大大方方朝娇小的英语老师挥挥手算是打招呼,坐下随便摸出一本五三开始刷。


F.T.

这章本来预设是昨天的量,但是真的好忙……

完结倒计时两章。

前文可戳tag“白驹录”


评论(1)
热度(14)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