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七)

        江枫眠平日多以温和示人,但到底是一家银行的董事,决断关键时雷厉风行。他耐心听取了两个孩子的意愿,认可为了他们的心理健康最好还是转换环境,便联系了一位叫金光善的商业上有往来的合作者,对方表示恰巧在附中家属楼有套房子,立马让人去打扫。江枫眠又亲自和蓝曦臣打了招呼,蓝曦臣自是笑着许可。当晚晚自习就没上,魏无羡和江澄各自去宿舍搬了行李,又随着姐姐去置办。江厌离接他们去宜家选了必要的家具,又添置了水果干粮蒸蛋器等。在她强大的家政能力下,新居的一切很快打点好了。

        江厌离温柔地注视着已经高过自己一个头的弟弟们,心里悄悄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把他们当作遥远时光里那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鬼头,百般放心不下。她反复叮嘱说:“阿婴你们别太晚睡,物业和派出所的电话都存好了吗?好好照顾好自己,别老吃膨化食品。“

        临出门她还频频回头,最后把一封书信塞给江澄。

        江澄得了阿姐的独一份家书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看看魏婴又有些愧疚。还好魏婴面上除了单纯的好奇就没别的了,他也大度地展开书信让魏婴一起看。

        结果。

        “阿澄:阿婴喜欢喝莲藕排骨汤,阿姐不在你们旁边没办法常做,阿婴性子活泼坐不住,肯定耐不下性子好好熬。我把材料和做法写下来,虽然尽力写得详细,但是下厨这种事还是要看感觉,你试试,有什么不会就给我打电话。阿澄加油,阿姐相信你一定也能熬出很好喝的汤^-^”

        后面果然附了极尽细致的单子,从莲藕排骨怎么挑到周边方圆十里的超市市场哪家好,考虑了燃气质量甚至瓦罐牌子,绘图详实,表格数据精确还带统计图,结尾还画了大红心,服帖地挨着强调意味甚浓的两个大字:走心!

        魏无羡在一旁笑得打滚。

        等到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江澄常常黑着脸抓着魏无羡一起买莲藕排骨钻研煲汤。一个月以后,两个人都已经能煲出一罐好喝的莲藕排骨了,江厌离同江枫眠都不吝赞赏。只是魏无羡老是手贱喜欢乱撒辣椒,每次轮到他下厨汤的口味就特别重些。虞紫鸢每回都冷冷哼一声,然后盛汤次数不明显地变多。江厌离有一次细心数了,推算结果是母亲承包了大半罐。

        让我们回到他们刚搬到新居的日子。少与阴影缔造者接触后,两人的心情变好,睡眠也安稳很多。晚自习不再去,但有江澄看着,魏无羡偶尔也肯安静一晚上地算题看书。如此效率和效果反而比以前更好。

        但魏婴骨子里仍是贪玩的。近一次模考结束以后,他同聂怀桑带着温宁中午跑出去,坐了三站地铁去一家德国餐厅啃肘子喝啤酒。一喝喝过了,培优都不想上了。反正穿着校服也回不去,门卫决计不让进的,横竖都得等到晚上七点陆续要回来上晚自习的时候。

        江澄掂量了下午的数学培优又掂量了魏婴的惹祸程度,最终还是咬牙抓起要评讲的卷子换掉校服溜出去找人。

        他去到的时候正值下午1点多,餐厅里人不多,一眼就可以看到他要找的那桌。聂怀桑喝得正在拿头砸桌,温宁脸色如常一言不发只是眼神有些呆,而魏无羡喝得脸微微发红,嘴一张一合的正妙语连珠。

        江澄低喝一声:“魏婴!”

        魏无羡睁着醉眼笑嘻嘻看他:“啊呀——江澄!你怎么也跑出来啦!”

        江澄还是不想缺课,把一只纸袋子甩在桌上:“快上课了,你赶紧换了衣服……”

        “这不是有你嘛?”魏无羡仰着头朝他道,“回头听完答案把卷子借我订正不就成了。金子勋讲得那么水,什么都说不清楚,听了搞不好要丢分的,还不如我自己看呢。回去拿卷子劳烦给我也留一份。”

        江澄不说话瞪他,魏婴还是笑眯眯的。对视了十分钟江澄最后还是没办法自己回去了,只把袋子留在桌上。醉鬼魏婴还在背后中气十足拖着声音喊:“谢谢你哦——江澄——最喜欢你啦——哈哈哈——”

        江澄:呸。

        当晚魏婴回去以后仍然得到了新卷子和江澄的订正卷子。

F.T.

旧稿子翻出来改了改。

国庆假期见了当初高三一起浪的旧友,感慨万千。

评论(2)
热度(17)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