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双叶/年下】兄控您秋总

        “最后一道面试题,”西装革履的面试官说,“你有没有男朋友?”

 

        大家好我又来树洞了,今天讲一个兄控面试的故事。

        叶秋本科毕业后没有继续深造,一时同侪大跌眼镜,老师痛心疾首。问他只说时间不够,有人猜是人生苦短,有人传是商机瞬息万变,知道真相的我冷冷一笑拂身去,深藏这份狗粮。

        你们就不知道,叶秋的人生选择当然要看时代看个人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他哥的行程。

        ……讲真,他哽咽着唱“小白菜啊地里黄啊我哥今年不回家啊”那个场景相当刺激的。

        毕业那天,我们两个求而不得的苦逼暗恋狗勾肩搭背去借酒消愁。我后来才知道,那年按荣耀的算法是第四赛季。叶秋酒量不行,我们喝的菠萝啤,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叶秋还是醉了。那晚喝了一箱,两个人轮流去厕所,我去了一趟回来时半醉半醒的叶秋就已经唱到一半了,后面又重复了好几回,连身经百战的烤串摊老板听完都忍不住送了我们几串羊肉…啊,此事暂且不表,暂且不表。

        我在这歌声里浑浑噩噩想着我的白月光,想出神了甚至没注意到叶秋终于唱够了安静下来。一时我们俩都不说话,场面十分凄凉。

        然后叶秋用一种冷静得像是滴酒未沾的语气说,狗子我告诉你个事,其实我是去创业。

        要是我当时手上拎的是绿色的啤酒瓶,估计当场也就砸碎了拿剩下一半指着他说,你再说一遍?但是我只是一个文(ruo)明(ji)的本科毕业生,所以也只是把菠萝啤轻轻放在桌沿,然后站上桌子朝他吼,叶秋你是不是傻的!

        他说他哥那边好像出了问题,没有时间再慢慢积累了。

        创业是一件高风险的事,但叶秋硬是凭他的本事生生开辟出一番天地。到我读完研去投奔他的时候,IU集团已经上市了。当时好奇问为什么取名IU,叶秋随口说Intelligence Unions,我还小小惊艳了一把,众智所集,又以数据情报立足,一语双关。

        现在回想起来,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

        塞狗粮就算了还是三关的,又是韵母又是英德夹杂的好像这样你哥就会给你鼓掌一样,不存在的,科科。

        其实那时候叶秋想收购一两支战队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一直等到隔了几年,终于由子公司IU电子出手,直接吞了荣耀这款游戏所有权归属的公司。当时高层大多不看好这项收购,叶秋几乎是一个人力排众议坚持着,直到近年国家政策照向电子竞技,作为竞技项目的荣耀身价终于也随之水涨船高,很多人都说叶总真是商业奇才啊叶总有远见啊。

        但其实真正的内幕比这些要简单,也要复杂。

        很多年前不解的我问过叶秋为什么。强迫自己学得像个瘾君子,又拼死拼活地在商场上厮杀着,他的初心不就是为了支持哥哥的战队吗。买了就好了,按兵不动的是闹哪样。

        叶秋说,战队是一个巢,我要给他的是整个空域。为此IU最好要成为一个梅隆,这样我才能确保他可以永远在这个天空里翱翔。他那个时候熬了一个多月没怎么睡,整个人残得像是随时可能猝死,然后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敲黑板划重点了朋友们,这他妈才是真正的狗粮,我当时被感动得哭着吃了好几大碗。

        这几年电竞发展向好,荣耀整个机制和设计都需要更新,子公司对外招聘研发、宣传、营销等部专员及顾问,不少退役选手也前来应聘,挚爱荣耀且不知道他弟是这公司爸爸的爸爸的叶神当然也向我们投了简历。

        其实第一届国家队的大神们肯来,我们一般直接就聘顾问了。然而叶秋特地发了个短信要我把叶神排进面试,还轻描淡写说如果他哥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这种待遇会公平地投射在我身上……说白了就是,要是他哥被怼了他就怼我。

        所以说你把你可怜巴巴的老秘书放到这所子公司当小头头完全是放长线钓你哥吧!历练看重的心腹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阿西吧!

        最后我把叶神排到了第三日面试的最后一批。那天,最爱怼人的要参加孩子家长会,已经提前请了假;做瑜伽的和热爱健身的两位,每天雷打不动的时间快到了无心刁难;还有一个,这人期待已久的网红火锅店6点开始派号,估计也会找个理由提前溜出去。简直完美。

        没想到我低估了叶秋的兄控力。

        这人在面试开始前十五分钟让我把叶神原本要参加的群面变成只有我跟他两个面试官的个面。当然这没有难倒机智的本小叮当。然而麻烦还没有结束。

         “狗子,我哥到楼下了,你去接一下他吧。哦对了,他最近老宅在家里运动量不够,一定要带他爬楼梯上来,他要是偷懒了,呵,祝你好运。”

        叶秋你摸着你的良心看着我的眼睛嗦发,你发这条短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公司着装要求,有没有?!最后我在高跟爬15楼和正装搭运动鞋之间选择了后者。现在每当我回忆起我和男神初次见面居然顶着这么个辣眼睛形象,都觉得痛不欲生,还不如当时短痛踩高跟上楼算了。

        当然我觉得叶秋可能是故意的。头顶乱毛脚踏跑鞋尬笑着的我,很好地衬托出了这个狗比兄控的衣冠整洁风度翩翩。

        那场面试里,叶神表现得非常好。他始终坦率真诚,承认自己在学历上的短板,又不吝于展示自己的长处和潜力,谈及这些年的经历,好的坏的都从容地提及,字里行间流露出坚韧而强大的内在。我算是理解为什么叶秋控兄控得这么丧狂了,也不由自主路转粉转痴汉粉,不知不觉就整个捧脸星星眼了。面试快结束的时候叶神刚好眨了眨眼,看起来就像给了我一个blink……不不是像这就是他给我的blink对没错的!

        很不高兴的叶秋在旁边幽幽地:“狗子,你孩子幼儿园放学了吧,还不去接吗?”

        叶秋你是不是想打架!老娘单身狗一只蓝票都没有哪里来的孩子!啊?!你是兄控也不能这样在男神面前诋毁我啊岂可修!

        然而发工资的是大佬。我最后还是乖乖的离开了会议室。

        门合上前,我听到里面传来一句郑重的:“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

 

        “你有没有男朋友?”叶秋平淡地问,内心惊涛骇浪。

        对面的人笑了。

        “笨蛋弟弟差不多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少天他们当顾问都没那么麻烦,敢情你这么折腾就为了听我说这个。”叶修说,“叶秋你不是我男朋友?明知故问。”

        “不是。”叶秋说,“我是你伴侣,在瑞士登记过了的。”

 

        叶秋,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这样说着的叶修还是上前亲了一口他弟弟。

        叶秋:计划通_(:D)∠)_

        今天的我,还是要负责地帮他们把门关好。

        电灯泡委屈巴巴。

F.T.

买到今年的中秋官周包的时候就想国庆要不掉落一篇双叶吧……

刚刚翻草稿的时候翻到这篇……然后完全忘记了作业(闭嘴)

前文:兄控你秋弟

迟来的双叶白莲蓉月饼诶嘿。还是很甜的。

评论(2)
热度(108)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