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鹫羽

        “缇骑四出,海内不安。”

        锦衣卫们的阴影笼罩了普天之下,仿佛预兆死亡的深红色箭雨。走夫行卒,皇亲国戚,没有人不为箭发时的啸鸣而战栗。但如果分离出个体来看,他们也只是一支支微不足道的箭而已。箭是身不由己的,它的主人将它指向何方,它就必须前去,无论结局是弑杀对方还是被对方斩断。

        沈炼的口音是南方独有的质感,轻柔有韧性,易让人想起蒲苇长柳一类的意象。这很容易使他的话显得不那么威严。

        裴纶磕磕烟斗,吐出一个白圈:“错了。你我连箭都算不上,顶多只是那箭尾的羽毛。”

        这场对话发生在逃亡的一晚。北斋在不远处呼吸均匀地睡了,两个前锦衣卫百户还在惺惺相惜地夜谈。

        不过,微不足道的箭羽,有时也能影响到箭的方向。它们不经意的偏折,另一种层面上反应了风的倾向。什么风?时代之风,冲破驱散阴云的浩然之风。

        他们后来已经意识到了,不然也不会有吊桥之战前的相视一笑。

        箭羽一般是要随箭一起沾满血污地堕落的。只有在极其幸运的情况下,大风会吹起那么一两根羽毛,送它们去往意想不到的青空之上。

        沈炼第二次当沈总旗的时候,接到一个到威海卫的案子。案子很简单,不费什么功夫就办完了。沈炼决定去旁边的馆子吃碗面就回京。他寻思着要不要给二黑带一条新鲜的小鱼,想想要不还是买鱼干吧,一面坐下来。小二给他上茶,告诉他有什么可点的。

        听到清汤青菜面的时候沈炼愣了一下。

        北斋人在杭州。而另一个知道这面的人,他以为已经葬身在吊桥那里了。

        ……世间总不会有这么多巧合。沈炼想,凭这一身飞鱼服和绣春刀,见见老板大概不难。

        清汤青菜面很快就做好了。沈炼正吃着,小二又来了。沈炼瞪大了眼看着他一碟一碟往桌上放鱼:脍切、羹、糖醋、松鼠、炸、清蒸……

        他皱眉用刀柄挡了挡小二的手:“这是做什么。”

        小二回答:“从没有人只点一碗清汤青菜面的。掌柜的觉得跟您挺有缘,送您的。”

        沈炼目光在这些鱼上转了一圈。都很新鲜,冒着热气,馋人。

        他说:“……我能不能见见你们掌柜的?”

        小二讶然:“这我得问问……掌柜的正掌勺呢,您稍待一会。”

        掌勺?这很特别,不像一般掌柜会做的。

        沈炼心里想着事,斟了酒就着鱼肉吃面。吃着吃着,他感觉面前有人大马金刀地坐下。

        “……裴纶?”

        掌柜的却没有反应,还是那样带着笑看他,眼里带了疑惑。

        “老兄怕是认错人了,”他笑着说,“不才沈某。”

        此话一出沈炼猛地瞪住他。

        掌柜的没有被吓倒,耐心地解释道,他遭了海难失去记忆,只记得一个沈字,约莫自己就是姓沈罢。飘零到威海卫来,被好心的渔民救了,从此就学着打渔。还好在这方面老天爷肯赏他饭吃,潜意识里也知道怎么将鱼做得好吃,就这么慢慢攒着攒着开了一家馆子,生意还不错。不过,定菜的时候下意识添了一道清汤青菜面。这面太寡淡,没有人会单吃的,除了掌柜自己。所以遇上沈炼这样一位单点了清汤青菜面的客人,他觉得有缘,干脆就把自己拿手的都拿出来请他吃。

        沈炼沉默了许久,慢慢吃着。

        掌柜坐着看他吃。

        约莫一个半时辰,沈炼吃完了桌上的菜。掌柜得到对方一句哑着声的“好吃”,很高兴。

        沈炼结账出门,停住了脚步。

        “掌柜的,”他问,“很多年前一个故人曾将他最喜爱的点心分给我,他在想什么?”

        “他大概对你是很有好感的。”掌柜的点着账本不在意地说,“最喜欢的点心怎么会轻易送人呢?”

        沈炼回京以后,还要继续替皇帝跑腿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明白那位陛下让他到威海卫的真正用意。所幸他最后选对了恰当的时机,不怎么体面地退休了。退休就该归隐,就算明面上死了也不例外。归隐的地方有很多,沈炼偏偏选了威海卫。他带着二黑跑路过去,更绝的是,出京的时候还顺上了裴纶的乌金棒。

        裴纶有一回拿乌金棒宰鱼,血花溅上去似曾相识。花了约莫一个月时间,他全都想起来了。但他清楚皇帝绝不希望他想起来。于是明面上裴纶还是那个只知道打渔做菜的沈掌柜。

        某一夜以后暗探带来两个目标消失的讯息,最后一次看到是在码头。

        皇帝阴沉着脸,但杭州和苏州的探子并未传来异样的消息。

        算了。四野告急,他实在没什么精力耗在这上面。皇帝疲惫地挥挥手,撤回了密探。

        其实裴纶和沈炼不过是又绕回了他们最初商定的路线,从威海卫出海南下。

        “下一步去哪里?”沈炼看着海图。

        裴纶正忙着煎鱼。

        “好说,有……”油噼啪热起来掩掉了中间的字,“就行。”

        沈炼没在意。按裴纶的癖好,说的应该是有好吃食就行。

       但他这回推错了。裴纶要知道他这么想,估计不满的尾音蹦得比油花还高。

       裴纶是好吃食,可,最喜爱的点心都比不得你。

BGM:笹舟

好像漏了一个情节没有写到……看看以后能不能想起来

新学期课业繁重很多,下一次见面不出意外要等到期末啦,要全身心致力于改名事业了(握拳)

评论(8)
热度(26)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