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虎竹

        重来一次沈炼可能会在开枪时偏一偏枪口。

        “你把人给毙了就得接受评估,”陆文昭说,“这就是程序上必须得走的,别紧张。”

        “我不紧张。”沈炼说。这是事实。尽管理论上,评估结果决定着他能不能继续当警察,可他丝毫不感到压力。评估人员问的问题都是老一套,大家都心知肚明走过场——除非被观察的那个出现了明显的精神障碍——绝大多数情况下,流程都很平滑。

        陆文昭伸手狠拍一把下属的头。

        “长点心吧你!”他忧心地说,“新一任评估官轮换给其他系统了——”

        

        评估室里不但没开大灯,窗帘都给拉上了,唯一光源是桌上的小台灯。

        “警务督察处,裴纶。”坐桌前穿着警服衬衫那家伙笑呵呵道,“有说法说,黑暗会给人安全感,只留一盏灯使人专注,之类的。我们姑且一试?”

        沈炼觉得裴纶才是应该接受心理评估的那个。

        紧接着是一些常规问题。毫无新意。沈炼照本宣科地答,裴纶低头嗯哦啊地听,手上的笔不时往小记事本上写一两行。没有录音笔,没有录像,左上角没有红光,代表着摄像头也没开。

        裴纶突然抬起头,朝他抻开一个笑。

        这位督察显然比他的外表看起来敏锐很多,顺口道:“嗨,我们这其实就随便聊聊,又不是审讯,折腾那些没意思。”他扬扬小记事本,“以前干刑侦时习惯了这样理思路,不写点什么就不自在。你下回办案也可以试试。”

        沈炼不假思索就想谢绝。他那份活就是纯粹的合法暴力,拿个小记事本能写什么,画战术图吗?还是给报告打稿——“本次行动共有劫匪X人,人质X人,X时X分解救人质,击伤匪徒X人……”

        没等他说“不用谢谢”,裴纶的下一个问题已经抛了过来。沈炼只好打起精神应付新问题,没察觉自己被动默许了。

        到下班时间裴纶的问题正好问完。沈炼在心里小小赞许了这人掌控时间的能力。

        两个人公式化地握手,裴纶十分真诚地客套道:“下次见啊沈警官。”沈炼也很流程地点头回答“好的”,一前一后离开评估室。

        那时的沈炼还是缺乏经验,没想到那根本不是客套,而是预告。

        第二天沈炼下班回家吓了一跳。院门锁着,而内门开着。他下意识掏枪,摸空了才想起来已经下班了,枪锁在单位呢。沈炼不得不用不锈钢保温瓶临时替代着。他潜行到门边,猛然往里一突进——

        裴纶那孙子从容地坐在他家沙发上,姿势文雅地端起一小矮杯暗红色热茶,遥遥对他祝道:“你是一下班就回家了?真是好男人啊,沈警官。”那套冰裂纹茶具是前年沈炼他爸给的,一直扔着积灰,也不知道裴纶从哪翻出来的。现在洗涤干净摆出来,衬着还在冒袅袅热气的大红袍,倒也像那么回事。

        沈炼非常直接地拎起裴纶领子问他搞什么。裴纶还有心情把注满另一小杯奉给他:“你家院墙很好翻,内门用联网密码锁真的不如用传统锁芯。”沈炼其实也更喜欢传统锁芯,可惜他妈妈钦定了“高科技”的联网密码锁。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私人空间被侵犯,沈炼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里挤出低低的咆哮。

        “裴某只是觉得,没有经过对背景的深入调查了解,定论是不负责任的。”裴纶终于稍微展露了咄咄逼人的一面,“这个背景当然包括你的生活环境和日常习惯。”

        他又笑起来,目光刀一样雪亮。

        沈炼无话可说,只能松手。现在裴纶是评估官,沈炼受制于他。这感觉一点也不好。

        晃神间裴纶已经在屋子里转悠了起来。他轻轻拍着电视机问:“沈警官一般喜欢看什么节目呀?”

        “新闻联播,焦点访谈。”

        “哦那你哼一段前奏?就是北京时间七点整后面接的那个,”裴纶又低头写了一笔,“还有焦点访谈的口号是什么?拒不回答的话,我有权怀疑你在说谎。”

        沈炼眼睛里隐隐在冒火。他深吸一口气:“用事实说话。”

        裴纶抬头冲他笑笑:“对了。”

        沈炼开始考虑他把评估官打一顿会有什么后果。

        傍晚整整两个小时裴纶饶有兴致地参观了整间屋子,沈炼憋屈地跟在他身后有问必答。他丝毫不认为他高中时期的同桌、支持的德甲球队和衣柜的颜色跟他开的那枪有一丁点关联。

        “喔,你居然还有猫咖的会员。”裴纶捏着一张折了的小票翻来覆去研究,“这个积分快可以领养猫了吧。”

        “这有什么关系吗?!”沈炼忍无可忍道。

        “没,”裴纶说,“下次我们可以约着去撸猫。我喜欢那只二黑,你喜欢哪只?”

        “橘猫,”沈炼不情愿地说,“它有点胖,摸起来很舒服。”

        等裴纶终于心满意足问够,天色已经很黑了。肚子叫了一声,裴纶坦然地看向沈炼:“不用麻烦了,你家有什么随便做点就好。”

        沈炼默不作声地去厨房,下了两碗青菜汤面。冰箱里还有鸡蛋和火腿肠,他给自己那碗卧了个蛋,丢了几节脆骨肠在碗底,裴纶那碗什么也没加。沈炼清楚这很幼稚,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去这样做。

        那晚裴纶临出门时笑着跟他说:“评估期一般为一个月。感谢招待,晚安,沈警官。”沈炼面无表情地回答“再见”然后关上门。当晚他拎着工具就去加固围墙,并且预约了次日的换锁服务。

        此后裴纶果然信守承诺地天天来报道。风雨无阻,不见不散。沈炼由一开始的烦到不行,渐渐变成现在,习以为常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签收顺丰小哥递过来的纸箱,带着裴督察在淘宝上订的次日达豆乳盒子抹茶千层之类回去,等着饭后和某督察一边吃甜点一边聊时政聊警事谈理想谈人生。有时候沈炼怀疑自己其实是多了个饭友,而且——他必须承认,在裴纶的教导下自己的厨艺得到了飞跃性进展。

        但是裴纶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小记事本。聊的再开心,某个时刻裴纶也还是会尽职尽责地往上写几个字。

        一个月比沈炼想象中过得快。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很好的适应了多一个裴纶的生活。

        而且他不想改变。这糟透了。

        吃饭的时候裴纶突然说:“哎沈炼,要是我给你评估打不通过,你会不会私下里套我麻袋打一顿啊?”

        沈炼情绪正低落,听了这话更烦了,可还是回答道:“不会。”

        “一般没有通过评估的人,都会被劝退或者调去做文职。”裴纶嚼着,“你舍得吗?”

        沈炼:“不舍得又怎么样。”

        裴纶的眼角都要笑出笑纹了。

        “当你注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回望着你。”他慢悠悠的,“尼采这话改改就变成,当我观察着你的时候你也在自觉或不自觉地观察着我。

        “沈炼,你的心理没有问题。很正常,甚至比大多数人都好。恭喜你通过了组织的考验。你适合当警察,以后也会继续成为一个好警察的。

        “评估期结束了。”

        裴纶没有说出口的,他觉察到了沈炼心底里保有的那点天真和善良。

        而且……了解越多,他越发被这人吸引住。

        这可真是一点都不专业,裴纶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适合去抓风纪作风,而不是上赶着当人家的知心哥哥。我可谢谢您了殷澄,死小子乌鸦嘴一说一个准,日久生情细水长流能随便用的么。

        沈炼只看见裴纶背朝他扬扬手,向院门走去。

        到门边那人突然又转过头来,嘿一声:“沈警官,蹭了一个多月饭怪不好意思的,下个月要不你来我家或者我请你出去?”

        “都可以。”沈炼说。

        “那感情好,”裴纶满意地点点头,“明天见!”

        “明天见。”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沈炼带着淡淡笑意回答。

 

BGM:五月雨恋歌

突发糖,很多私设。我觉得很甜(捂脸)希望你们也喜欢。

p.s.找着裴沈群的群号啦(//∇//)指路评论

 

评论(7)
热度(33)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