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白驹录(六)

        魏婴的性格变了。

        在父母姐姐和其他人面前,他依然是神采飞扬无忧无虑的。只有当房间里剩下江澄和他时,魏婴偶尔会流露出阴沉或是茫然的神色。他对待包括江澄在内的所有人态度都没有改变,但江澄确信,内里已经不一样了。

        他们两个正在休病假。不知道江枫眠江厌离父女是如何达到说服虞夫人这个伟大成就的,现在,家里其他三个人都不在。过了自然醒后无所事事的一天,江澄还是摸起了紫色五三。

        而魏婴大部分时间都沉默着,有时会吹一曲笛子。

        很快江澄就知道了原委。周一,退了烧的他们被送回学校。下午照例开班会,开到一半班主任温晁突然命令魏无羡站起来。魏婴慢慢直起身,不偏不倚地与温晁对视。

        使全班大多数人莫名的是,温晁先是阴阳怪气地训斥了魏无羡一通,打架斗殴目无法纪败坏学风的罪名一项一项往他头上扣,然后突然转变话题,大力表扬王灵骄。但并没有多少人搭理他,学生们都在低头刷题。

        温晁停下,朝魏无羡抬抬下巴,轻蔑道:“其他人自习,魏无羡跟我出来!”

        这是要接着骂的意思了。江澄皱眉。

        魏无羡笑了笑:“要我出去?”他径自沿过道绕过中间的一组,向第四组走去。温晁还来不及反应,魏无羡已经走到王灵骄的座位前,猛地抬起一脚踹翻了他桌子。哐的一声,在同学们错愕的目光里,复习资料撒了一地。

        还在讲台上的温晁未料到会遭到这样的反抗,气急败坏地操起黑板擦砸向他:“魏无羡反了你了!想被开除是吧!”王灵骄也反应过来,站直身就要推搡魏无羡,却被魏无羡又一脚踹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魏无羡给大家印象一向是笑眯眯的,虽然皮了点,却从不会真正意义上的闹事。

        现在他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没有人见过魏婴被逼的狠了的样子,连江澄都没有过。而现在他终于看到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

        魏婴被王灵骄故意锁在宿舍浴室锁了一整晚。王灵骄是考勤员,他报到齐,没有老师会知道少了个魏婴没来上晚自习。加上魏婴平时也不怎么喜欢遵守学校规定,别的同学只以为他是去哪里自习刷题了。下晚修以后岐山住宿生们把魏婴拖出来殴打。魏婴的手机被摔碎,被威胁不能说出去。当时班里绝大部分人已经改成走读,住宿生除了岐山帮以外只有几个人,江澄恰好病了不在。平心而论,包括岐山住宿生们的这些人和魏无羡都没有恩怨,甚至平时或多或少都被魏无羡帮过,围殴时踩一脚揍一拳却格外卖力。魏无羡最后是乘他们不注意偷偷从宿舍窗户爬到一楼,到公用电话亭给江枫眠打的电话。

        王灵骄平日里仗着和班主任的关系颐指气使,在宿舍像个大爷,在班里也要摆谱,偏偏魏婴最好打抱不平,看不惯小人得志。他打不过魏婴,成绩也没有魏婴好,就想了这么一招。事情败露以后,他看准魏婴还在休病假,挨个挨个找老师哭诉,竟也生生把黑的哭成白的。

        现在这人离了他的同乡们,完全没了以往的威风,缩头乌龟似的蜷在桌底下嚎啕。魏无羡刚才连贯动作既狠又准,按着他的头往桌上砸,见血了才停手,嗤笑一声。

        下课铃应景地响起来,魏无羡松了手,走出教室。前排的蓝湛突然就起身追着跑了出去。蓝湛是蓝曦臣的亲弟弟,五大竞赛斩获四金一银的狠角色,已经保送了。江澄座位离后门不远,依稀听见蓝湛说:“魏无羡,我会帮你……”

        江澄听不见魏婴回答了什么。蓝湛很快又出现在门口,不紧不慢地回座位。温晁的脸色很不好看,但他动不得蓝湛,便责问:“蓝湛,你刚刚干什么去了?”

        蓝湛毫无感情地回答:“上厕所。”

        广播台开始放送整六点的节目时,江澄在办公楼后面的锦鲤池旁找到了魏无羡。他坐在长椅上正专心看着鱼傻不拉几地乱游,风吹过,周边的树微微晃着。

        江澄走到他身边,说吃饭吗。

        魏婴说好啊。


BGM:Arco-iris

刀结束了。王灵骄是王灵娇的性转,剧情需要……

前文可直接戳tag“白驹录”


评论(4)
热度(35)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