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哨向】长亭

        陌生的精神力场在他的房间。沈炼的精神体弓背低嘶。

        一个哨兵未经允许闯入另一个哨兵的房间等同寻衅,闯入向导的房间则等同性骚扰。沈炼蹙眉,紧绷着身体。黑猫跳上高处,谨慎地往下看。

        裴纶吸着一根烟,桌上还有一条未拆封的。

        “来做客总要带点小心意。”裴纶说,“来一根?”

        烟雾里有微量的低级向导素。然而塔控制着所有的向导和向导素。向导素是计划配给品,被禁止制造和流通。

        沈炼站着不动。“我不吸烟。”他说。

        裴纶发出一声表示惋惜的“啊”,从制服暗袋里掏出一个棕褐色小玻璃瓶。瓶子体量不过拇指大小,里面盛着澄澈的液体。

        “别那么紧张,”他笑着,拍拍跟前的白色北极熊,“我来跟搭档分享侦察方向的。今天刚批准拿到。”

        沈炼知道那是什么。前几天他和裴纶在陆文昭的办公室里第一次见面,上头派下一份大件,一个修正室出身的B级向导带着实验体跑了。没有其他情报——该向导先前的工作部门、实验体形态和精神力等都被列为保密资料。任务等级待定,却指派给纠察局的两名A级哨兵协作完成。

        而每一名向导入籍时都要提交向导素样本。

        沈炼的单身宿舍没有多一张椅子。他犹豫了几秒,坐在那只巨大的北极熊上。精神体没有脉搏,但是沈炼仍然有些尴尬。他感觉自己像一屁股坐在裴纶的心跳上。黑猫不太高兴地跳了下来,白熊伸出前掌去够它,被挥了一爪。

        裴纶拧开了瓶盖。他伸指蘸了蘸,点在舌尖上,把玻璃瓶朝沈炼推了推。

        “B级向导素啊……”裴纶半闭着眼说。

        沈炼靠近瓶口扇闻,又倒出一小滩。他忘了自己掌心还有一小道划伤。

        裴纶看向旁边的时候沈炼已经瘫滑到了地上。黑猫倒在一旁,浑身剧烈抖动。

        哨兵犯病不分时日,纠察局出身的都习以为常。裴纶顺手掐着人下巴把一整瓶向导素都灌进去。混乱着的沈炼没法抗拒他,泼洒了些还是咽下大半。

        “不用谢。”裴纶说。

        沈炼听不见,他只感觉每一条神经都在鼓噪。外人的记忆残段涌入,被刻意强化的信息侵占着他的大脑。那条信息说:塔在买卖向导,塔在转化活体。

        B级向导用巧妙手法将一小段精神链藏在向导素里,向能接触到这瓶液体的所有同类示警。由于对象的特殊性,这条信息无法被哨兵解读。

        沈炼觉醒时是一名S级向导。他的父亲为纠察局服务了一生,而纠察局只招收哨兵,沈父自然无法接受独子的分化结果。年少的沈炼就对自己下了精神暗示。得益于强大的精神力,他当了二十多年的A级哨兵,也对这个“事实”坚信不疑。

        精神暗示随时间削弱,而他碰巧,不慎使这个指向性排他的向导素与自己的血液接触了。血液中含有的信息素浓度最高,何况两素直接接触。信息完整传达,指向性唤醒基因里的本能,突破了陈旧的精神暗示。

        沈炼清醒了一瞬间,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又摔在了地上。他头痛欲裂,多年压抑使他的孤独感和患得患失翻了几个数量级。他惶恐不安地四处打量,急切寻找寄托。

        啊,在这里。他的本能说,这有一个哨兵,一个匹配度很高的哨兵。

        沈炼抖抖索索伸出精神丝线。

        裴纶原本已丧失耐心,准备通知督察署将沈炼带走。不料下一刻他自己整个心被攥紧,莫名的感情咆哮着在神经里流窜。他的目光锁死在沈炼身上。裴纶的身体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冲动控制,他狠狠扣着沈炼,失去理智地把沈炼的身体一次又一次重重撞击按压在地上。

        接纳我!庇护我!

        归化我!驯服我!

        两人的精神力强劲地拍合,交融。沈炼的精神丝线被裴纶的精神丝线一把拽过牢牢绑了死结。神智被狂喜席卷,裴纶死死用力摁着沈炼后脑,两人唇/舌/缠/扭,拧到舌根发麻。

        精神图景对彼此展开。

        沈炼落在一条长街。深山食社小镇餐馆高级饭店云集在街道两侧,食物的温暖气息充盈在呼吸中。脾肺妥帖。

        他眼看着街道中央裂出虚无,潺湲的河流自中拖开迤逦一道。河上拱起石桥,两岸也应景出现飞檐、青瓦与红灯笼。天上一轮圆月,裴纶坐在桥上石质小狮子饰栏边上。

        他们的外层精神图景融合得很好,仿佛生来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沈炼睁开眼时裴纶还状况外地压他身上。没等两人有什么反应,门外走廊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哨兵间天生排斥,等级越高反应越强烈。陆文昭听到动静,顾不上应付监察署的人,火急火燎赶过来。房间里已经断壁颓垣一片,两个人看起来没有大伤,沈炼的黑猫端坐在裴纶的北极熊旁。

        陆文昭心勉强放下去,问怎么了。

        沈炼说没事了。

        裴纶在一旁煞有介事,我们切磋交流学习。

        陆文昭眼神很快地朝他俩间荡了一下,感叹道,嗨,你们这些年轻哨兵……沈炼等会记得跟后勤部的说一声让他们修修。

        沈炼:“嗯。”

        陆文昭说行吧就这样。他又转向裴纶说,裴科啊我们小沈第一次跟人协作,劳烦多多担待。

        哎呀陆处客气了。裴纶用掏心掏肺的语气说,我和沈炼一家人,有什么担待不担待的。

        陆文昭回到办公室,监察署那个姓郑的皮笑肉不笑,老陆你这么紧张,这是……有哨兵狂化?

        陆文昭心说呸谁跟你老陆,面上还得和和气气道,哪能呢我们纠察局都是稳定乖巧的好哨兵,郑专员说笑了。

        那俩稳定乖巧的正发着呆。心绪沿着精神结交汇,彼此细腻的情感波动都可以感觉到。

        裴纶咂巴着烟,觉得没劲,碾了。沈炼坐在他旁边没有表情,手有一搭没一搭地逗猫。

        哎你知道吧?这是拟精神结合。裴纶说。

        裴纶父母就是一对拟结合的哨兵。在狂化高发期,精神力等级高且匹配度达90%以上的两个哨兵间,有不到1%的可能会发生这样的变异。这种变异能帮助哨兵避免狂化,却会折损双方的精神力,还将加速失感。

        裴纶并不执着于跟向导结合。向导太少,他不确定自己足够幸运能被分配到。沈炼的履历比纠察局里很多人要干净,独来独往,精神力高,没有异常癖好。失感和折损都是未来的事,弊不遮利。而且沈炼好看。裴纶与有荣焉。

        沈炼在思考怎么回答。裴纶仍以为他是哨兵,表明自己结合后对外施用的精神暗示足够强效。精神结合只是临时性的,一个高等级向导可能会经历很多次。他惊讶于自己和这个随机搭档的匹配度之高。无论如何,精神结合有利于接下来的任务执行。

        沈炼选择性忽视了必将到来的更强烈的结合热。至少减少了一个变数,他认真地安慰自己。

        裴纶说我请你吃饭。他说了一个名字,一个沈炼没听过的店名。事实上,沈炼除了塔的饭堂以外并不知道其他餐馆。不过,他隐约觉得可能在裴纶的精神图景里见过。

        哨兵的五感非常敏锐,正常人的饮食会对其造成伤害,因此哨兵应当在塔内食堂用餐,以维持五感的灵敏。沈炼记得哨向条例考试考过这条。

        食堂干巴巴的多难吃,再说那是骗你的,裴纶说,哨向法院的院长也是哨兵,那老头学前就天天在塔外胡吃海塞的,不也活蹦乱跳。

        沈炼说:“他三十岁就失感了。”

 

        那地方在海边,一柄大阳伞斜插着,两人坐下面围着篝火灌啤酒吃虾蟹。远处火红的夕阳沉进深海里,潮声不断。

        裴纶眯着眼看海。沈炼感觉到他情绪高涨。

        事实上,沈炼自己情绪也很高,高到想要跳一段恰恰。

        当然老实巴交的前哨兵沈炼并不会跳舞,他过去总是沉默地出任务,去塔内食堂吃饭,回宿舍写报告,然后睡觉。有心情的时候逗逗他的精神体,甚至买一点猫薄荷回来。二黑从来没正眼看过它们。猫薄荷对精神体没有作用。

        共享的精神结意味着裴纶也接收到了沈炼神经里蹿动的愉悦信号。而紧接其后还有不含蓄的表达。

        天啊,裴纶心想,这家伙在对我笑。

        

二设多到爆炸。修正室纠察局督察署拟结合哨向法院等一堆神奇的设定全是我脑的……

与上一篇放飞作哨向相互独立。一看就很严肃认真对吧(雾)

撒泼打滚要评论

评论(15)
热度(33)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