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哨向】裴纶的题

        裴纶醒来,先是下意识地喊了声沈炼。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独独喊这人,潜意识太莫测。

        没想到真得到人应了,他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有些憔悴的帅脸,沈炼正专注着看他,那目光居然可看出深情的错觉,裴纶心被熨得一动,还懵着就伸手去摸人家的脸。

        沈炼伸手半握住他的手掌,阻止了他余下动作。裴纶这才把注意力移开,感觉自个儿的精神力缓慢而蓬勃地增长着。他原以为自己这回铁定嗝屁,毕竟他是一只孤苦伶仃没有向导疼的哨兵,人家四个人拖家带口的精神力群殴他一个,他当时就看到自己的屏障破的跟滤纸似的,还是扯了个大口子的滤纸。后面直接就没意识了。结果这下活蹦乱跳的,精神力虽然总体羸弱,内劲却因祸得福较从前更甚了。

        裴纶眯了眯眼,感觉到了精神结合。他昏迷前心心念念的精神结合不仅有了,对方还是个比他高级别的向导。裴纶好歹是个A级,这么说对方竟然是个S级的向导。宝贝啊,捡大发了。

        虽然是临时性的但也够吹好久了。

        ……等等,所以说这个向导?!

        裴纶震惊。

        他看一眼不语的沈炼,又看一眼战战兢兢的姑娘。他现在觉得自己半条命可以赔给沈炼。

        哨兵的占有欲谁特么不知道,人家沈炼为了救他这么一个原先对自己处处刁难的家伙都可以忍受自家向导暂时精神联结了,他裴纶以前真是……真是……

        妈的真瞎了眼,就这么个家伙怎么会害人!

        裴纶非常愧疚。非常懊悔。非常难以言表。

        他正准备道声谢谢嫂子,沈炼的声音先一步响起,这是北斋先生。裴纶不可置信地看着沈炼,以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的架势说,谁不知道北斋是个普通人你他妈逗我?!

        北斋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看他俩,轻声说我确实是向导。

        而且是个未结合向导,纯净得很连精神联结都没有……裴纶懒洋洋地感觉着,他总算是反应过来,心里调侃道,原来你沈炼好这一口么。

        没有,沈炼的声音沉沉。

        等等……这姑娘是北斋北斋还是个未结合向导——

        而且……裴纶后知后觉地觉察,除了他吼出来的一句以外,他和沈炼的交流他想什么就听到沈炼回应,沈炼的声音就在他心底,仿佛是他自个儿的想法那样自然……

        好的,裴纶深吸一口气,来做道题——

        在场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和他精神联结了并且等级比他高的向导;裴纶自己是一个有精神联结的哨兵;北斋是一个未结合的向导,而且级别要低于裴纶……

        问:跟裴纶精神结合了的那位向导是谁?

        他扭头以满满的震惊注视着沈炼,沈炼还老神在在地看着两人交握在一块的爪子,垂着眼看起来十分宜室宜家,完全看不出是北司单挑撂倒七十五个C级二十个B级和五个A级哨兵的扛把子。

        裴纶终于清醒了,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准确来说现在是裴纶反握着沈炼的手,而且他还不舍得放开。

        电光火石间裴纶明白北斋起初的眼神为何如此熟悉。那分明是他当初看陆文昭丁白缨的眼神,写满“被狗粮撑得生无可恋”。

        裴纶想起他以前还问过北斋有没有跟沈炼结合热过,被骂了一句,他还以为是小姑娘害羞,没想到人家说的是事实。俩向导,热个屁。

        所以刚刚人小姑娘就看着俩大老爷们,不对,一哨兵一向导眉来眼去,然后那哨兵还要咋咋呼呼地质疑她的向导身份……对方憋着没用精神攻击真是太和善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媳妇儿太厉害北斋不敢放肆。

        沈炼忍无可忍:“你还睡不睡?”

        裴纶看着他,有气无力还要咧开一个笑:“哎要不你来我这睡呗?”

        沈炼快狠准地将人拖入休眠。裴纶伤本就没好,精神虚弱着,刚刚嘴皮子耍的厉害也是强忍着困意,现在弄清情况,顺水推舟就睡过去了。


裴纶和沈炼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好呜呜呜

放飞之作w下回见


评论(5)
热度(42)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