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两处闲

        裴纶今年而立,在一家上市公司当中层,平时衣冠楚楚上班下班,眼镜一戴配上一身西装革履的,常被狐朋殷澄笑他人模狗样。裴纶便用酒怼回去。殷澄跟他同期,这人也是妙人,只要是他常涉足的场所(包括而不仅限于公司小区酒吧),他接触过三次以上的人,就没有他不知道的料。要不是嘴不牢,一喝高就胡吹海侃,大概早就当上HR总监了。

        裴纶没有所谓精英的矜持。他能站在今天这岗位是当年从销售做起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因此特别接地气,也特别讲究实用。裴纶一肚子坏水,对外尔虞我诈玩得熟透,在内上下拿捏得可顺溜,剥削压榨阳奉阴违做来自然而然,前途还似锦上花。但他爱好很朴实,就是吃喝。旁的玩乐,能玩的他都玩遍了,没意思,兜兜转转一大圈还是吃喝最合心意。于是放弃了声色犬马的大森林,专心守着吃食这一棵。上班风度翩翩,下班就猎食去,能保持着一副斯文败类样子进米其林三星,也能外套一搭扣子一解袖子一撸到街旁吃大排档。只要好吃,不问出处,来者不拒。

        这天裴纶去排一家网红奶茶店,挤在一群青春洋溢叽叽喳喳的学生之间等了小半个钟头,拎回两大杯不同口味的,一缥红一抹茶。附近没地儿停车,他得拎着这一袋走一段。裴纶也不急,一边吸着抹茶那杯一边目光四下溜达。根据以往经验,说不定这么走着能偶遇什么好吃的馆子。

        走了俩路口,裴纶的目光就落在一处大块的落地玻璃上。一个半开放式的庭院,最外头花花草草在春日的阳光里蓬勃着,再往里就是一大块玻璃墙和玻璃门,采光很好,隐约可见到里头布置,走的简约风。像个咖啡店,可没在放小资慵懒的音乐,静悄悄的。

        裴纶给吸引住,走到门前。

        作为一个老饕,他嗅觉方面特别有专业素养。有人从里头推开门,温热气、肉香和火味安安静静逸出来,裴纶不由自主吞了吞口水。这应当是一个私房菜馆子,而且还是不错的那种,他推断着。

        与此同时一只小动物蹿到他脚下。裴纶低头,是一只精瘦的黑猫,眼骨碌骨碌转着,警惕地抬头望,毛微微炸起。

        前头传来唤猫声,裴纶循声望过去,一个清瘦的男人站在店门前。他刚好浴在一身暖融融的日光中,眼神专注地看着猫,脸上带的笑尤其温柔。看清他五官时裴纶暗暗在心底叫了一声好,真是美,美极了。让人恨不得把好吃的都掏给他只换他笑一笑。可惜裴纶现下只剩一杯网红奶茶,徒有其名不怎么好喝的那种。

        那猫咪一声,乖乖地跳回去他怀里。裴纶摸着下巴想,嘿,要换我我也得哒哒地蹦进他怀里。

        沈炼安抚了猫,眼角瞥到那个陌生人还呆呆站在院门不走。

        裴纶敏锐地觉察到男人的紧张:他立马变得面无表情,肢体防备性紧绷着,目光紧紧地投在眼前人身上,留意着细微举动。这一系列反应有种莫名的稚气感,让男人整个人看起来一下子小了好几岁,像个不谙世事又倔的学生。这让在社会大染缸摸爬滚打多年的裴纶有些感慨。

        武器不趁手,可不能放跑时机。

        于是裴纶不紧不慢地蹭到人家跟前,把剩下一杯奶茶举到对方脸侧几近要贴上去,笑眯眯地请人家尝尝。

        毕竟俗话既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又说脸皮厚则天下无敌。

 看了@唱三儿 的图以后就想摸斯文败类精英裴X退休(大雾)莉安

如果有后续大概就是老裴强行蹭饭强行吃饱喝足强行PWP

是狂野车先在我脑子里开起来的,然而我只能写出清水(冷漠)

半夜瞎摸鱼,各位将就着看,OOC属于我(

评论(22)
热度(28)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