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裴沈】沈大人的猫

        沈大人发现自家猫越来越胖,还学会了笑,笑得十分频繁。
        不止如此,它还越来越挑食了。以前沈炼做什么它大都乖乖吃掉,不吃也就嗅嗅抽身而去。现在好了,惯的胆子越发大了,直接窜上来跟沈大人抢食。
        沈炼由它抢了去,暗地操心这只猫吃多了油盐该怎么减。想来想去又舍不得遛猫,也只能看着它一天天发胖。
        沈炼向来由着它的,只一件事除外。
        那日猫看着他买来一盒点心又买来一壶酒,扑上来就要戳破点心盒子。
        沈炼提着猫后颈把它拎开,沉声说,不可。猫虽胖了,到底还是小一只,沈炼拎得并不困难。不过这重量,赶得上二十盒点心了。
        用点心作单位计重是裴纶的做法。
        沈炼擦着了火,点燃了纸盒一角。他低声慢慢讲:“暂且找不到可超度的人。你先垫垫肚子。荣月斋没了,便换了一家叫融雪斋的,不知口味合不合适,你多担待。”
        他其实少有说这么长的话。
        猫在旁边看着,眼睛瞪得浑圆,大叫着几次要冲进火里扒拉那点心,都被沈炼一只手拦了回来。它还在不依不饶地挣扎着,沈炼今天心神不太稳,动了气把那猫抓过来对准小小的猫屁股就是几巴掌。
        那猫受了打反而没吭声,只是眼瞪着沈炼。
        沈炼没注意,一掌拍开酒就往地上倾。
        他泼得大开大合,三巡下来酒壶已经空了。
        猫又开始凄厉地叫。
        沈炼没来由的心一软,一只手顺着它的毛捋着,另一只手却毫不留情地把它挡得远远的。
        屁啊,裴纶痛心疾首地嚎,沈炼你个暴殄天物的败家玩意儿!
        可惜沈炼听不懂,裴纶的一腔悲愤只化作了喵喵喵。
        半夜沈炼突然醒了。窗几明净,月色浸润了浅浅一层,背光床前站了个人。
        沈炼一惊就要暴起,却被那人眼明手快按着翻了个个,然后…一屁股坐在他肩背上。沈炼几乎被压出一口血。那人实在太沉,绕是沈炼一身精壮皮肉百般挣扎也撼不动他半分。沈炼捞起枕下绣春刀,就要抽刀出鞘反手一刺——
        “我说沈炼你够了啊,白日让我看着吃食够不着晚上还要捅我一刀?你就这样对朋友嘿?”
        听着这声音沈炼迟疑了一瞬,那人笑着伸手掐了他下巴向后扭来,竟是早已死去的裴纶。
        他一身黑漆漆的飞鱼服,脸上带着笑,只是少去了初见的阴寒,多了后来相知时的爽朗。
        沈炼下意识挣扎着想起身:“你没死…”
        一时许多疑问翻涌,林林总总,可最后溜到嘴边的还是,融雪斋合口味否。
        裴纶还是笑得和气,没吃着。
        沈炼:?
        裴纶不管他怎么琢磨,径自一扯人亵裤就是上手快狠准连打。
        沈炼:???
        莫名挨打的沈大人屁股火辣辣的疼,他不用看就知道红了,气得想把裴纶这厮往死里揍。
        然而他挣不动,踹也踹不着,裴纶那体重牢牢压着他上半身,打够了一双大掌悠悠落在那屁股上,力道轻得像抚摸。沈大人那个气啊,可裴纶重重卡着他腰腹,一双长腿反勾的力道也被去了。
        天光大盛时沈炼睁开了眼,发现自己俯趴着睡了,黑猫睡在他屁股上,尾巴一甩一甩的。沈炼反手把猫抓起放到一边,觉得昨晚大概是梦。
        可他又一身腰酸背痛的。
        更衣时沈大人看到自己屁股上未消去的红印时,越发百思不得其解了。
        黑猫蹿上窗台端坐着观赏,笑的得意洋洋。
        裴纶想,死了能成沈炼的猫,也算是有些好处的。

评论(7)
热度(40)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