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全职粮食向】天平与剑(三)

入夏后南方普降暴雨,今日多是大风大雨天气,大部分航班延误或取消。水害由西南扩散至中南,平蓝线被切断,几乎所有开往蓝雨市的列车都停运了。

峤溪所那位被业界敬称为“妖刀”的王牌律师因而滞留。

律师这行时间贵甚金,声名愈是远扬行程也愈加紧凑,这位年轻的高级合伙人不说撑了峤溪所半边天,起码也撑了三分之一。现在这三分之一天滞留了,他名下案子的时效可没有滞留,这种可预见的状况是不构成阻却的。

秘书部门头头梁易春内心像油锅里的小蚂蚁,哧溜哧溜地爬不出,忍受着高温烘烤脚掌还要咬牙继续往外爬。现下简直——恨不能立马开车横跨八百里路去把人接回来。

遗憾的是这好比宪法一百三十九条。

梁易春能做的只有留人开着多台电脑盯着各种订票网站,自己跟心腹研究中国地图能不能曲线救国。他亲自督战的心没有感动上天,航班们依然高冷地显示延误/取消。所幸把12306给感动了,和谐号中奇迹般地出现了一辆恢复运营的。

收到大春信息时黄少天正在回复卢瀚文的微信。卢瀚文是他的直系学弟,跳了几级的小天才,两人一路从寒钟大学到峤溪所感情很深。眼下小卢第一次带着自己的助理独立做案子,还是到外地去,在嘉世中院打。他们一行去得早,顺利到达嘉世市,眼下正在酒店整理资料。明天就要开庭了,小孩声音一点也不紧张,说按计划下午会去嘉世中院拜访叶修前辈。

有“地陪”带着转一圈踩点,总好过拿着高德地图在里头左问右问。况且强龙难压地头蛇,虽说叶修在刑一庭而他们做的是民商案,但老叶堂堂一个庭长资历又深,有这么一个知根知底的“老/革/命”在,也能打消旁人不该有的心思。

黄少天熟稔地按下一串座机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了,那头有个男声说了声“喂”。高铁站里人密密挤得像是罐头里的沙丁鱼,嘈杂的声音挟裹着辨不清音色。

老友间无需掩饰什么,他迫不及待就开始槽起来:“喂老叶啊小卢到你们嘉世去了你之前答应过可以带他转一圈的不能反悔啊!嗨呀我这边什么鬼飞机延误高铁停运火车无座我都想划个皮划艇去嘉世了,还好刚刚有一趟高铁又恢复了我终于可以回我可爱的大蓝雨了,我跟你说刚刚安检都有一堆人插队我差点没控制住寄几要去教他们做人了,老叶你怎么不说话啊,老叶老叶老叶?”

孙翔第一天走马上任,座机铃响起时他坐在庭长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接起电话正准备骄傲地“喂我是刑一庭庭长孙翔”,结果刚“喂”了一声对面就不带喘气地叽里呱啦了一大堆,听得他整个都懵了没反应过来,对面还在“喂喂喂喂老叶你听得见吗听得见吗?老叶老叶老叶别装死啊!”

“老叶”这两字他倒是听清了,不高兴地回了一句:“他不在这了!”

孙翔还在越云中院的时候就读过嘉世叶修的判例,他并不觉得这人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换做他自己面对那些案子能做得更好。这几年嘉世刑庭没怎么出好的案例,但他孙翔审的好几个案子都被收录了,而到现在,嘉世炒了叶修选择了他,这不是更能证明他比叶修强么?

黄少天的话戛然而止。高铁站喧嚣依然,他却仿佛和周边隔绝了,只清晰听到一句“他不在这了”。

“‘不在’是什么意思?”业界内以敏锐闻名的“妖刀”眯起了眼,“你是谁?”

“我是刑一庭庭长孙翔!”对面的人不客气地说,“叶修已经被嘉世中院辞退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黄少天今天醒的特别早,想念肠粉艇仔粥无可纾解,又遇上停运插队一堆破事,在嚷乱的人群中本就易躁,想找老叶斗嘴解愁结果摊上这么个玩意儿,听着嘟一声费了好大功夫才只是溜出了零头的一句“顶你个肺啊信唔信我即刻买张斐去嘉世藤条焖猪肉啊咩人啊甘鬼串打到你阿妈都唔认得吖简直痴线噶今日青山放假啊放左D甘概粉肠出来”,把剩下几十几百页脏话硬生生压回心里。

只是……老叶被辞退?!

他没心情跟刚刚那个人计较了,马不停蹄开始打叶修手机号。打了四五遍关机,QQ没上线,微信没回复。黄少天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件事,根本没注意自己是怎么走进三号车厢的,回过神已经是乘务员站面前温和地询问着他的证件。

他急切地要确认这个消息的真伪。

于私,多年老友,焦急担忧是自然的。

于公,叶修的离职意味着今后峤溪所做嘉世中院辖内的刑事案需要更新方略,针对新的法官调整适应风格,甚至要更多考虑争夺变更管辖权……辞退和辞职又代表着截然不同的含义,峤溪所正考虑建立嘉世分所,本来峤溪所轮回分所的蓬勃发展就使这一计划变得有些多余,而嘉世中院可能的人员洗牌又会造成变数。他必须尽可能在回到峤溪所蓝雨总部之前确认这个消息,以便峤溪所更好决策。

和谐号快速而尽量平稳地穿行着,层层阴云压在远山间。最让人痛心就是它的名副其实,电信移动联通哪家信号都被和谐得断断续续,有没有、一格还是满格、2G还是4G全靠人品。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黄少天硬是完成了孜孜不倦继续试图联系叶修、多种联系方式询问苏沐橙和发信息给瀚文他们等一系列伟业。老叶知道了大概会用非常欠揍的语气说你好棒棒哦要哥给你鼓鼓掌吗这种话。

嘉世中院……他查看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想起以前好像接过刘皓的名片,但是没存。

老叶依然联系不上,苏沐橙也没回复,瀚文他们毕竟中心还是要围绕案子……黄少天又给蓝雨中院的郑轩打了电话,郑轩和他是在暮江大学读硕士时的同学,近几年也时常共事。蓝雨中院和嘉世中院相隔千里,不过好歹一个系统,内部消息总是会快而准确一些的。郑轩习惯性说着“压力山大压力山大”,但没有推辞。

嘉世市绿蓝酒店。峤溪所小分队这次有两个案子,卢瀚文律师带着许博远律助做一个,宋晓律师和徐景熙律师合作做一个。他们完成了各自的准备工作,午休便自由活动。

宋晓摸摸头觉得头发稍微有点长了,于是找了家最近的理发店,恰好在嘉世中院旁边。他无意识地发挥专业特长和理发师愉快地聊了起来,从王者荣耀到嘉世中院一顿天南地北地聊,理发师完全将他误认为一个嘉世这边土生土长并经常在中院打官司的律师,感觉很好很投缘,聊着聊着自然而然跟他分享了一个八卦:“昨天也有个中院的法官来剪头发,贺铭贺法官你认识不?说中院空降来了一个叫孙翔的庭长,居然从越云市调过来的,我在这边剪头发好几年啦,空降还是第一次见,还是从那种小地方……”

宋晓回到酒店,徐景熙正在给同事们分发刚买的切好了的西瓜,他赶紧接过一块,一口下去冰镇新鲜西瓜带着甜汁在口中迸开,在“景熙啊你真是个小天使”响成一片的赞美声背景中和同事们以及远在千里外的黄少分享了这个消息。

没有西瓜吃的黄少天喝了一口橙汁,郑轩发来的截图慢慢加载出来。嘉世内网上两条人事变动信息,一条是叶修辞职,一条是原越云中院刑一庭孙翔法官调任嘉世中院刑一庭庭长。

这时一个电话接入,他没来得及细看接起来,熟悉的嗓音入耳:“喂少天……”

叶修!!!

黄少天有一大箩筐话等着他,然而没等开口,高铁呼地开进了隧道。电话断了。

嘉世市。许博远刚从星爸爸给同事们打包好喝的推门出来,刚好与他擦肩而过的一个男人叼着烟冲着电话说:“能听见吗?”


 @长庚 投喂,啊——

写完才发现是蓝雨专场……喻队和老魏以后会出来的。

翔翔戏份也不少所以也打了翔翔tag。笔力不够担心写歪,所以解释一下,翔翔早期感觉还是年轻气盛,文里其实他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不会特别注意控制自己的语气,文里这个时候翔翔是春风得意的,很受认可,觉得老叶已经过气了,但是这一通电话激起他心里不太服气的部分,就觉得为什么还是看不到我,不过想想现实又觉得很解气,大概就是这样,没有别的。其实这种心情或多或少中二时期都有过吧(笑)

第二章关于辞职的内容修改了。虽然结尾暗示是陶轩他们给准备好了书面申请,但是担心不够明显会造成误解,所以也在前面加了相关内容。

难以置信欸我居然更了……果然人在不想学习的时候就会特别勤奋填坑(

加了一个“天平与剑”tag. 

评论(6)
热度(6)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