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双叶/年下】默示

法学是蔚芸大学的王牌专业,但是叶秋的大学规划里最开始是没有它的。

高考的时候叶秋发挥比叶修低了点,没能和哥哥一起上平京大学,就去了同样以文史类著称的名牌老校蔚芸大学。叶修跟家里吵志愿的时候,叶秋不声不响填了蔚大的金融,叶父见好歹家里有一个去读了他看好的专业,就不着痕迹地松了口,由着倔强的叶修读法学了。叶修知道这是弟弟给自己当了T分散了老爸的注意力,要不然志愿分分钟就被改了,于是那几日破天荒围着叶秋转,说要带好学生领略一下平京的另一面。叶秋心里很受用,脸上不显,信步跟着叶修去平京的网吧历练了一番。去前叶修拍着胸口豪情万丈说要带着叶秋在游戏里日天日地,真登陆了那个叫荣耀的游戏,他哥就沉浸在里面了。

叶秋也不生气。他哥盯着屏幕,他盯着他哥的脸,支着颔在一边看,目光贪婪地逡巡在那张安静的、被微微映上一层蓝光的脸。他很想伸手摸一摸,最好牢牢地扣住,不让他哥离开。可是他哥很快就要去平京大学了。

叶秋,从小到大的好学生,其实对成绩没什么感觉,或者说,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对除了一个人以外的所有都没有特别强烈的感觉,得之失之他的心都没有一丝波澜。听起来他相当无欲无求,可叶秋自知看不破红尘。他哥还在尺丈红尘间,他就踏不破。

叶修倒是没察觉,渴了移开麦正想说话,叶秋就把饮料递上来。饭点差不多到了,甚至他还没移开麦呢,叶秋已经把热腾腾的方便面推到他面前了。毕竟志愿都报好了,家里也没太束着他们。一口面下肚,热气扑腾着眼睛,叶修觉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笨蛋弟弟,”他侧头一本正经地说,“我以前怎么就这么傻呢,早知道你如此贴心,说什么也该把你拐到网吧来。”

叶秋神情莫测地笑了笑:“现在也不迟啊。”他哥眼睛润润的,叶秋整个心都醉在里面了。

这可糟了,人醉了会失控的,他一失控,就会掩藏不住对他哥的占有欲了。

叶秋原本以为和他哥分隔两校也没什么,蔚大和平大离得也没太远。他还特意混了学生会,为的就是校际交流的时候见他哥。

后来他发现他错了。叶修上大学以后住宿,一周才回一次家。叶秋去过叶修宿舍,当时苏沐秋刚洗完澡打着赤膊给他开的门。苏沐橙恰好也在,跟叶修研究着点什么外卖。苏氏兄妹对他非常友好,可他还是绷紧全身像条恶龙一样死死圈在叶修周边。

叶修当时还无奈地笑:“我这笨蛋弟弟不成器,年纪轻轻就是个傻子,见谅,见谅。”被叶秋一把掀翻压倒在床上又立马放开。

叶秋每次去平大看他哥,他哥身边都围着三五人,同学啦,同级啦,直系学弟啦,看得叶秋眼都红了。他哥难得回一次家还老是跟人打电话,叶秋不经意地问他是女朋友吗,叶修懒洋洋挥挥手哪儿跟哪儿啊学弟请教题目呢。

哦,叶秋说。

他从没有这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低了那么一点分,甚至在遗憾没有狠心地把叶修志愿给改掉。蔚大的法学不输平大,叶修的执念在法学不在平大……算了,叶秋无所谓地想,总有办法的。

毕竟他不敢赌叶修的心。

叶修很惊异,因为叶秋也开始拿着刑民宪概念问他。叶修奇了怪了你怎么回事,叶秋说我报了个双专业。叶修眼睛亮了亮,哟,你对法学也有兴趣。

可是啊,他慢悠悠地说,平大和蔚大用的课本又不一样。

叶秋大言不惭地说要学习交流,然后天天缠着他哥要笔记,还不惜抛下了一个大男人的蜜汁自尊开始用猫猫狗狗的表情包疯狂轰炸叶修的微信。他每一个概念都要去问叶修,叶修有时候很怀疑地看着他说,叶秋你别告诉我你这能考上蔚大金融的脑子连这个都不懂。然后叶秋就冲他哥爽朗一笑:是啊,你有本事别嘲讽,教我啊。

他哥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开始从头给他讲。

叶秋一个金融专业都能拿满绩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呢。

同理,叶修怎么会信呢。

 

金融和法学课业都很重,叶秋为爱发电了四年,很快就到毕业了。两人都是国内顶尖又顶尖的本科,有资本直接就业。没想到这个时候叶老爷子出来提了个要求,他要叶修从军。叶老爷子戎马倥偬半生,叶父却从政,老爷子好不容易挂念到孙子长大了,理所当然就提了要求。眼看时间差不多了,老爷子催得紧,终于有天晚上给叶修下了死线,限他这个星期内去。叶修当时没说话,就吃饭回房间。叶秋跟他穿一个裤子长大的,一看就知道不对劲。晚上叶修主动抱着枕头来和他一起睡,叶秋平平常常伸手关灯,也没有夜聊,两个人各睡各的。

叶秋一直阖着眼,等到半夜时终于等到他哥轻轻环抱了他一下:“叶秋,我去嘉世啦。”嘉世在南边,气候温和,经济发达,山水也养人。旁的不说,空气至少比平京好得多。他哥抱了一下就松开,可也没走,就很纠结地看了半天,轻轻地叹口气才走了。

他一走出门叶秋就睁开了眼。他哥待得太久了,叶秋刚刚满脑子想的都是翻身把叶修死死压着别说走连动都动不了,整个世界只有他叶秋。可是叶秋知道不能,至少现在不能。他知道叶修是去参加嘉世中院的公考。

第二天叶家发现叶修跑了,稍微一查发现连平京都出了。叶老爷子大怒,叶父沉着脸正准备让人继续查,叶秋啪地把筷子拍在桌上。叶秋在家里一向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如此放肆,家里一时半会愣了。

叶秋平静地说:“爷爷,之前军事法院来蔚大招人,我就考了,昨天他们来通知说进了。”

千里之外嘉世的暖阳里,陶轩和吴雪峰接到刚睡醒还有点懵的叶修,三个人挤着机场线,说说笑笑。

 

叶秋工作性质特殊,难得一次假,急急匆匆到了嘉世中院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军装。叶修刚趴在桌上准备眯会午觉就被喊起来,耷着眼皮去门口接人。走近了才看见一个英武的年轻军官矗立在那,五官俊秀温良,端的是风度翩翩,精悍的体态却散发着极富侵略性的荷尔蒙气息。

叶修觉得口渴,说:“等着,哥去买罐可乐。”叶秋说去吧,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走。天气热,叶修穿的法官夏季常服,露出两截白胳膊,衬衫下摆没扎进去,风一吹就扬出一角腰。叶修背对着他,浑然不觉还在掏着那罐可乐。

在军队里待了一年,原始的野性被解放得差不多了,况且一年没见他哥,越压抑越疯狂。叶秋看得心痒,默不作声上前拦腰就把人抱了起来,差点把叶修吓得可乐都扔了。

真他娘的爽,已经成了一个粗人的叶秋想。

“叶秋你这是在炫耀你惊人的臂力吗?没有用的,”被放下来的叶修带着点得意懒洋洋地笑,抬手轻轻拍在叶秋的脸上,“瞧瞧,天可怜见的,我的笨蛋弟弟都黑成什么样子了。”

叶秋极力止住抓住他哥的手啜一大口的想象。

中院的宿舍也不大,两个人又久违地挤一起睡。叶修洗完澡出来,叶秋正站在窗边给人打电话,军装笔挺贴着脊线。他闻声转过身,对那边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叶修点了支烟叼在嘴里看他弟弟走到自己身边:“笨蛋弟弟长大了,穿军装还挺帅的哈……”

叶秋哼一声,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变相在夸自己。

叶修敷衍地点了点头,头一仰倒在床上,一手摸到床头柜的材料拿过来举着看。

叶秋看他哥这不设防的小模样简直要爆炸,大步迈进了浴室。等他转过身了,床上的叶修把材料从视野里挪开,不错眼地目送叶秋的背影。

后来叶秋得空就来看叶修,每回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懒得换,都穿着军装。
 

叶秋很在意当初叶修没有明面上跟他打招呼。为他哥把家里摆平,他心甘情愿,可还是气他哥不告诉他。所以当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当叶秋在单位里日常连进千里之外不同体系的嘉世的内网,然后看到关于他哥辞了职的消息以后,名为理智的弦啪地断了。

叶修看到叶秋坐在兴欣所前台边的沙发上微笑着和陈果交谈时,觉得世界是玄幻的。陈果不知道叶秋工作的特殊性,也不知道叶修根本没跟家里说过兴欣所的事,只是对这个风度翩翩的年轻军官印象很好。此刻见到叶修本人来了,也很识趣的留给他们空间。

哥,叶秋微笑着叫了一声。

 

进了房间以后,叶修转眼就被叶秋反身压在门上。

在军队工作多年磨砺出来的威压,平常有意识的收敛在表面之下,现在他已经忍不住了。怒火喷涌而出,叶秋目标明确地咬上他哥的唇,手捏着叶修的下颌骨强迫他张口,风暴潮席卷而来。

叶修任由他亲,顺从而温柔地配合着,抬起手像小时候那样揉揉叶秋硬质的短发。

叶秋平静下来,抽身退开,一只手还扣着叶修的腕。

“只要我不同意,你别想从人间消失。”他微笑着说,“就算爸去申请宣告你死掉了也没用。”

 

叶修的意识都被撞得涣散,他嗓子已经哑了,生理性泪水不住往下掉,全身发软无力,身后的叶秋还没有停止动作。他努力地扭过头去看他弟弟:“叶、叶秋……你……”

叶秋还沉浸在叶修刚刚微微摇着头被他逼着喊“混蛋弟弟”的可爱表情,眼看着他哥现在被撞得抖抖索索还要回头看他的表情,心都要化了。

“怎么了,哥哥?”

他哥十分煞风景地说:“有时间……带我去……军事法院……转一转,唔……!因、因为对外界,都保密,唔——我……一直……好奇……”

叶秋听了气得堪称粗暴地把负距离的他哥翻转过来,然后死死按在被罩上。

颠簸中叶修伸手抱住了叶秋的脖子。

叶秋低头看向他哥。

他哥眼睛被浸润得迷蒙,脸上微笑光明磊落。

他哑着声音费力地说:“叶秋,我喜欢你。”

叶秋紧紧拥住他哥,温柔地亲吻着叶修的唇。

他说,叶修,我爱你。



《天平与剑》平行番外,正文粮食向,番外撒了欢地为西皮打call!

我才不会说写正文的时候脑了多少篇叶受。

还没考驾照,谢谢大家。

评论(6)
热度(72)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