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全职粮食向】天平与剑(二)

【前面合并了,这是新章。照例全文虚构提示。】

那时他们刚进嘉世中院,叶修和陶轩在刑庭,吴雪峰在行政庭。

法官工作量大,吴雪峰接到案子也没多想,一看这不明摆着的程序有问题,痛快地给了个裁定接着忙活下一个去了。没想到裁定送达以后,当事人第二天就掐着他们的饭点来了,大概是事先做过功课,目标明确就冲吴雪峰来。

陶轩毕竟年纪最大,既是社会摸爬滚打出身,又在刑庭见惯大风大浪,当仁不让就上前去拦他。吴雪峰把叶修往自己身后一藏,赶紧拨电话给法警。叶修被护在身后帮不上忙有些急,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郭明宇,嘉世市府法制办的,也是今年新入职的,一来二去两人莫名就熟了。他接起来,那边说:“小叶你在哪呀?来江湖救急一下呗……”

叶修三言两语跟他把情况说了,郭明宇也不闹了,沉吟一会语气骤然变急:“这个名字我有点印象,最近还在闹,你们都离他远点,这家伙最近刚做完鉴定,无责任能力的!”他声音大得吴雪峰都听见了,一边更严实地把叶修挡好一边冲陶轩喊:“陶哥,这是个神经病!”

陶轩秒懂,但是没全懂,毕竟以一般思维还懂得找目标报复的不太可能是完全丧失意识的,他也没做过精神病的案子,就回道:“我看他还是挺清醒的!”当事人手脚很不干净,他被弄得有些烦了,想强行制住对方。

然后他听到叶修喊:“陶哥快跑啊真不是间隙的!“

陶轩大吼一声卧槽高举双手表明自己没有碰他,然后抽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跑,当事人粗喘着气在后面摇摇晃晃追着……

叶修回过神,陈果正在打量他,神情有些迷惑。她检查了文档,用词准确,格式规整,看得出思维缜密,而且专业。在这些特质之下,手速快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她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遇到了个了不起的家伙,忍不住问:“你其实也是学法的吧?司考过了吗?”

叶修说是,翻了翻备忘录找到自己的法律职业资格证编号,报出来给她。陈果查了是真的,心下有数。不过都是司考过来的,她惯例地拍着他的肩热情地问:“多少分啊?”

不是同一年不好这样比的吧。叶修苦笑,说了一个数字。

陈果大笑起来:“不可能,你别开玩笑,我在很认真地问呢。“

“是真的……“叶修说。

“行了行了,“陈果又大力拍了拍他的肩,一脸你真逗,“不过你都过了司考了,只做一个打字员会不会太可惜了,要不要加入我们兴欣所当律师?管吃管住,就是工资不太高。”

“我有些原因,”叶修笑了笑,“……起码两年都不做律师的。”

陈果说也行,那你先当着打字员吧。她说了一个数字,叶修没什么意见。两人顺利达成一致,合同也签了,陈果带他去安置。宿舍就在楼上,兴欣所租了半层,装修得像个青旅,有厨房、饭厅和公共客厅。给他的房间平时闲置着,积了一层薄灰。陈果还有几件案子没做完,也没空帮忙做卫生。叶修现在是一个完全空闲的人,把不好意思的老板劝走,挽起袖子开始打扫。房间也挺小,但他现在已经辞职了,再留在中院的宿舍就不合适,这里肯管住,正好。

叶修出来的时候正赶上晚饭,客厅放着电视,女主持人一脸严肃地说:“牛薇案今日宣判……“牛薇案不算大案,但是案情很微妙,而且舆论介入程度很深,前段时间引发了跨区域的民众大讨论。兴欣所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当看到那个少得可怜的刑期时,各人脸色纷呈,低声讨论起来。陈果气得直接抢过遥控器转了台,又狠狠把遥控器摔在桌上。

叶修从头到尾都没看电视,径自盛了饭回来在一旁安静地吃。

陈果捧着碗坐到他旁边。“你不生气吗?”她愤懑地扒着饭,“这个判决判得也太离谱了吧!牛薇可是把人捅了20多刀啊!什么狗屁法官!”

“我生气啊,你看我盛了这么多饭。”叶修平静地说。

“去去去!”陈果不想跟他说话了,解了锁屏开始刷微博,点开嘉世中院的官微找到发布判决书那条,下面好几个热评都是说判得好的,还有人嚷嚷应该无罪……她看着这些人东拉西扯着曲解法条打感情牌,越看脸越黑,最后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皱着眉毛大口扒饭。

叶修站起身,他已经吃完了。

“你就没有什么感觉吗?”身后陈果闷闷地问。

“老板别慌,“叶修说,”这才一审呢。“

他随意扬了扬手,踢着拖鞋回房间去了。

叶修掩上门,点了一支烟,坐在床边捧着手机仔仔细细看判决书。审判长写的是刘皓,但这冠冕堂皇的行文显然是陶轩亲自操刀的,看上去逻辑严密,公正严明。但也只是看上去罢了。

离开中院前,他和陶轩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陶轩说:“老叶,我知道你有你的坚持,但是你要考虑舆论的声音。人民法院人民法院,终归是人民的法院。是,牛薇捅了受害人20多刀,可是在大众眼里,这是受害人逼的,他们一家总是苛责她,牛薇家里上有老人下有小孩的,还被解雇了,你让她走投无路的怎么办?”

叶修呵呵:“她家上有老人下有小孩,可牛薇根本没管过他们死活,这么些年一分钱都没打过,全拿去打牌打麻将输光了。解雇也是因为她的疏忽差点让雇主家两个孩子被车撞死,就这样一个人,你管这叫走投无路?这叫自找的。”

他平静地说:“对着手无寸铁的女主人捅二十几刀,这完全符合手段特别残忍;何况是在孩子面前。你不用再劝我了,牛薇在我的判决里只会得到死刑或者无期。“

陶轩皱眉,语气里有点火了:“你有没有考虑过中院?你这样的判决一出,会激起民意怎样的反应?叶修,你看看评论,他们都在喊着从轻减轻,你却要给她判死刑,你有意识到关注着这个案子的是多么庞大的一个群体吗?!汹涌的民意需要宣泄口,人民是不会答应的,到时候这股浪潮化作恶意向中院打来的时候,整个中院的司法威严都可能被彻底摧毁!人言可畏,叶修,不要拉着整个中院给你陪葬!”

“可以从轻减轻的是情节轻微,牛薇要算情节轻微,刑法就成了笑话,那才是毁灭。”叶修一字一句道,“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现在却要为了所谓民意而动摇自己的根基。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中院要是一直怀着这种顺应舆论的心态,结局就是沦为被舆论操控的傀儡。司法威严不是通过迎合树立的。陶院长,你学过法吗?”

叶修本意只是提醒他,陶轩听了却只觉得气血上涌。和吴叶两个正统名牌法学院毕业生不同,陶轩先前是做小生意的,高中没毕业,后来通过自学考过的司考。他看起来云淡风轻,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叶修这句话听在陶轩耳里,就是蔑视。

“叶修,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他冷笑,”这份判决书你不肯写,愿意写的人多得是。法律是制度,是工具,最终是为人服务的。我看你可能在一线待久了,思路都带偏了,去研究室换换环境吧。没处理完的案子也不用审了,我会安排人给你交接的。

“或者……

陶轩把一页纸放在桌上,面无表情。抬头还是红色的“嘉世市中级人民法院”,标题是清晰的四个宋体字:辞职申请。

叶修轻声说:“……我辞职。”他将别在领上的国徽摘下来,放在桌上,收回了还在微微颤抖的手,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出了中院孤魂野鬼一样,漫无目的走了三个路口,抬头看到了兴欣的招牌。

当初他和陶轩、吴雪峰常去的撸串摊早就消失了,中院附近的大排档也被整治过一番,成天关着门。城市日新月异,何况莫测的人心。

吴雪峰好几年前就辞职了,在家休息了几年,天南地北跑着去做志愿者,照顾熊猫、保护野生豚、跟踪华南虎之类的,看他发的照片就知道有多精彩,这让朝九晚五的体制内打工仔叶修暗地里非常羡慕。后来吴雪峰忙着考托福LSAT,两人渐渐也就也没什么联系了,只是大概知道后来人家进了哥大法学院,毕业后考了执照在纽约的顶级所做律师。

尼古丁让人清醒,叶修走到窗边。微信提示音响了一声,苏沐橙给他发了语音,点开来却是苏沐秋的声音充盈着小小的房间:“今天搬砖累死我了,沐橙想吃松鼠鱼了,老叶你有空打包一条寄过来平京吧哈哈哈……”

叶修笑,打字:行,明天就去,给哥等着[大兵抽烟]

苏沐秋是他在平京大学时的舍友,也是最好的兄弟。别人上大学都灰扑扑带着行李,就他带着跳了级参加高考一起考进来的漂亮妹妹,一时风头无二。苏家兄妹家乡是嘉世市的,毕业后兄妹又一起考进司法部留在平京,一个分到监狱管理局,一个分到国家司法考试司,人一旦活干多了就会想吃东西,这个时候就要靠叶修给他们寄来自家乡的味道。苏沐秋也问过叶修要不要给他也寄点家乡的味道,叶修想都没想就说算了。每年叶秋都会雷打不动搬几箱来,他一点都不想念。

沐秋过很久都没有回,后来沐橙回了一句,哥哥临时又有砖要搬,我刚刚煲剧去了,你也别老熬夜,坐等松鼠鱼。乖巧.jpg。

叶修回复完就放下手机,匆匆冲了个澡躺上床。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一个毫无安排的晚上了。

疲惫包裹了他,叶修闭上眼睛。

他入眠很快,不知道一个小时后,嘉世中院在内网上悄无声息出了一条人事变动信息,说明已经批准了一位叫叶修的法官的辞职申请。

评论(11)
热度(13)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