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不到4.0不改名

杂食,产粮不定。

【澄羡】京剧、长城与大熊猫(下)

鼠标被捏出“咔”一声轻响,江澄重重呼出一口气,点了关闭,又点开文档开始写报告。他们拍的民国题材短视频还是很好用的,套上“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文艺要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等等语录就是一篇毛概实践,阐释成以小见大折现时代变动政治诡谲国运多舛又可充作史纲实验,不得不说魏婴在应付作业上确有天纵奇才。

只是感觉仍未抽离,沉沉地压在江澄心上。

另一主人公恰巧哼着歌从他身后经过,注意到江澄神情凝重又倒退回来,嬉皮笑脸一把圈住,脸紧紧贴着江澄的脸:“呦师妹,入戏太深呀~安心安心,我好端端在这呐。”还好另外两个舍友不在,江澄一把挣开魏无羡:“闭嘴起开!老子还要肝报告!”

“好嘞!我们这小破短片的深远内涵能不能传达给老师转化为平时分,全看你啦,师妹加油!”

“哼。”江澄继续敲键盘,魏无羡回到自己位上戴着耳机开始打游戏,侧脸安然静谧。

安静不过几分钟,魏婴又笑嘻嘻地唤他:“师妹啊,我们考完去哪浪啊?北京?”

江澄知道他无心,还是控制不住带上几分烦躁道:“我不去北京。”

不错,诚然去北京很方便,两个人坐火车挨着睡一觉就到。他们年少轻狂时的梦中情校也在那里,还在云梦附中时的江澄悄悄想过,他和魏婴意气风发地拿着尚方宝剑般的录取通知去上梦中情校,天天沉迷学习,偶尔护城河外老城门根下排着歪歪扭扭长队等着坐上巴士,晃晃悠悠到八达岭去,避开了茫茫的游客潮,在蜿蜒的长城上漫步,哦,更可能是互相追打……总之天朗气清,无忧无虑。不过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这个梦就碎了。他和魏婴双双跪了,就差来个人在一旁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魏无羡无所谓,从善如流道:“那师妹你想去哪里呀?”他不知何时已经蹦跶上床,一下一下晃着双腿,伸头出来对着江澄笑。

有一句非常烂大街的俗语叫旅行不是看去哪里,而是看和谁去。江澄一度嗤之以鼻,但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还是有一点在理的。

看着魏婴没心没肺笑得开怀,像是朝阳一下子冲散了心底的阴霾。高三对他们而言像是一场漫长而煎熬的噩梦,魏婴在宿舍被岐山帮欺凌得阴暗消极几近疯狂,江澄在家中被虞夫人逼得歇斯底里几度崩坏,所幸他们相互支持着终于走过高考。恍惚已是一年,纵然没能到梦中情校,但至少他和魏无羡一直在一起,得意时鲜衣怒马睥睨全云梦,失意时也一起落到千里以外的陌生城市从头再来。

人生路还有这么长。

江澄脑里沧海桑田潮起潮落,现实里魏婴一句话还没问完。

然后魏无羡目瞪口呆看着江澄朗声笑起来,指着18岁生日时江厌离一人一只买的毛绒熊猫(“天知道为什么成年生日阿姐要送毛绒玩具不过手感确实好”)很随意地决定了去看大熊猫。江澄很少笑得这样畅快,几乎没有随便做出决定,这两者接连出现就更罕至了。

啊大概是被期末逼疯了也想解放天性吧。

事情一多昏头转向的日子就过得飞快。“专业选的好年年赛高考”的哀鸿四起又消逝无声,兵荒马乱地居然又熬过了一个期末,可喜可贺。把大件小件林林总总寄回家以后,两人直奔火车站,坐上老旧的绿皮厢吭哧吭哧往南边去,如愿以偿被黑白糯米团子们治愈了饱受十二科闭卷蹂躏的心灵。回家之前他们非常心虚地去拜访了眉山虞氏外祖家,两个老人家脸上冷淡嫌弃心里炸成了达摩(连魏婴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教他们玩阴阳师的),前头给俩小子张罗了吃食被褥后脚就给江枫眠夫妇去了电话一顿夸。等到他们磨磨唧唧挪回云梦时,江枫眠带着笑意赞了句不错,虞夫人也收敛了一身的刺。一家人喝着江厌离精心熬制的例牌莲藕排骨汤,莲花坞里的空气重又温热起来。大一狗江晚吟魏无羡,即将开始他们鸡飞狗跳美滋滋的暑假生活。

F.T.

赶上了噗。本来还想熬到期末结束的可是看到今年的全国卷Ⅰ真的控制不住脑洞……副标题是“中国大一狗期末速写”,强行靠题,外国友人感受到毛/概/马/原/史/纲/三座大山的爱了吗(微笑)

当然也可能是又犯了考前脑洞如泉涌的猫饼,哎。

关于高考印象最深的就是哽咽着写数学,出考场和姬友一边走一边骂,真的是破口大骂,然后,路人纷纷侧目……尴尬。

真的不写了,暑假见暑假见,再不搞期末作业我的绩点就完蛋了(哭泣)

最后祝今年高考的同好们都顺利到自己的第一志愿去~

评论
热度(32)
  1. 狂歌需纵酒GPA不到4.0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 GPA不到4.0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